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8|回复: 0

沉重的家庭生活_家庭生活沉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8 16: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什么一个女孩子要承担家里沉重的枷锁,大概是在我小学四年级时,就要学会煮饭、炒菜,那时母亲工作的时间过于晚点, 甚至都没空煮饭菜给我们姊妹几个。
  母亲便开始手把手教我如何使用煤气灶炒菜,和使用电饭锅煮饭,各种家务活,父母为了能让大姐顺利上初中就决定让刚读六年级的她回到了生源地就读。
  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严厉的父亲,母亲温柔贤惠,但却是个话痨,总爱唠叨的女人,从我记事起,父亲就不允许我们姊妹几个胆小,和哭泣。
  记得我因为害怕小蟾蜍跳向我,我就发出了尖叫声,父亲随手抓一个吧!听到后便斥责我道:“它又不会咬你,你怕什么”?我当时听到父亲这句话心里瞬间拔凉拔凉地。
  更让我触目惊心的一幕正悄然滋长了起来,记得那天是准备到吃晚饭的时间,父亲让我去菜市场买肉,
  当时我还不具备分辨肉类的能力。
  就买错了,回到家父亲看着我手上拿的肉,便怒吼道:你买的这个是什么?这是我让你买的吗?我强忍着眼中噙满的泪水,但眼眶里晶莹的泪珠还是不住地往下流。
  父亲看着我一副哭丧的脸 ,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喷涌而出,便急冲冲的,拽着我来到了菜市场,父亲瞪大了眼逼问着我说道:你是在哪买的,我有气无力的哽咽着用手指着第三排的第一个摊位哽咽道:就是这儿 。
  父亲指着一块肉对我大声说道:看见了吗?这个才是我让你买的肉,看好了下次再叫你买 再买错了你看我不打死你。
  我瞬间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抱着头痛哭,菜市场所有买菜和卖菜的叔叔阿姨参差不齐地排成排,用直勾勾的眼光望着我,好像随时要被猎杀的猎物。
  最最让我最崩溃在边缘的戏也即将上演,那天”说着,四人仍复如旧.忽然人报,娘娘差人送出一个灯谜儿,命你们大家去猜,猜着了每人也作一个进去.四人听说忙出去,至贾母上房.只见一个小太监, 拿了一盏四角平头白纱灯,专为灯谜而制,上面已有一个,众人都争看乱猜.小太监又下谕道:“众小姐猜着了,不要说出来,每人只暗暗的写在纸上,一齐封进宫去,娘娘自验是否. "宝钗等听了,近前一看,是一首七言绝句,并无甚新奇,口中少不得称赞,只说难猜, 故意寻思,其实一见就猜着了.宝玉,黛玉,湘云,探春四个人也都解了,各自暗暗的写了半日.一并将贾环,贾兰等传来,一齐各揣机心都猜了,写在纸上.然后各人拈一物作成一谜,恭楷写了,挂在灯上.  太监去了,至晚出来传谕:“前娘娘所制,俱已猜着,惟二小姐与三爷猜的不是.小姐们作的也都猜了, 不知是否晚上,母亲煮了一桌子的好菜,因为父亲晚点回来,母亲就和我们姊妹几个先吃。
  吃过晚饭许久之后,父亲就下班回来了,母亲特地把留出的饭京沪高速车联网改造菜热了一遍,并对温柔地父亲说道:今天有你最爱的红烧肉。
  父亲露出了显有的笑容对着我说道:老二,去帮爸买瓶酒来,我立马过去对着父亲笑着说道:好。
  正当我高兴的拿着酒走在楼梯间 ,突然听到父亲怒骂母亲,父亲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我想吃肉我自己会夹创业板试点注册制满月 市场参与主体活力迸发,你少对着我唠叨。
  我快速的从楼梯间跑回家门口,却见父亲一把推翻了母亲辛辛苦苦做的一桌饭菜,看着满是一地的饭菜顷刻间倒在地上,母亲瞬间崩溃了,我放下手里的酒,奔向母亲,安慰着她,我也哭了。
  我不敢相信父亲会这样对待母亲,我好想痛骂父亲,可是我不敢,我怕父亲暴躁的脾气会指向我和母亲。
  父亲严厉和暴躁的性格,让我越来越感到窒息,他不是一个关爱孩子心理健康感受的父亲,他只知道一味用暴力解决,但他却是一个能赚钱养家的丈夫。
  第二新规则下的变与不变,新玩法核心所在天母亲突然问我,如果我和你爸离婚了,你和谁?我眼中的泪水瞬间不住的浸湿了眼角,哽咽道:妈,我跟你。



      慎之!慎之!三大股指周K线阴气逼人。。3元多的中天金控对标~越秀金控。多头行情,每一次回踩都是上车机会。从沈阳化工的公告说开去。”众人却才敢散去讫。大妖背后有猫腻?是立威?还是为了保护韭菜?。《缠论解析经纬辉开和君正集团》。嫔妃打跌,却如狂风吹倒败芙蓉;彩女欹斜,好似骤雨冲歪娇菡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