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回复: 0

赵理勇口述(2):铁血传奇——王琦与苗可秀_口述传奇赵理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6 16: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赵理勇口述(2):铁血传奇——王琦与苗可秀

  
  说起辽东“三角抗区” 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中,有一个传奇性的人物,他是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28路军司令邓铁梅的义子、中国少年铁血军总司令苗可秀的内弟、著名抗日将领赵侗将军的妹夫,他亲历了三角抗区抗日将领屡挫屡战的整个抗日过程。在那生死攸关的危难时刻,他的行动与抗日英烈邓铁梅、苗可秀、赵侗的壮举浴血相连,一次次演绎烽火时代的传奇故事——

  
  苗可秀,曾用名苗景墨,字而农,1906年生于辽宁省本溪县下马塘苗家堡子,东北大学文学系毕业。 “九?一八”事变后,投笔从戎,随同赵侗返回家乡岫岩县,率领抗日义勇军,转战辽东三角抗区。1935年7月25日,英勇就义。曾任东北民众自卫军的总参议、中国少年铁血军总司令

  王琦与苗可秀相识在自卫军军官学校,当时苗可秀是自卫军总参议、军官学校教育长。更有一层关系是:王琦是苗可秀的内弟,姐姐王秀英在危急时刻,智救日军追捕的苗可秀,成为抗日时期一段佳话。由是,邓铁梅力促苗可秀与王秀英喜结良缘,亲自在尖山窑自卫军司令部隋家大院,为苗可秀和王秀英主持婚礼。婚礼上,苗可秀将王秀英改名为王儒贤。
  1934年8月,王琦任铁血军司令部警卫队长,承担起保卫少年铁血军领导人的重任,舍生忘死,履行职责,率卫队参加:沙里寨、大岔沟、任家堡子、崔师傅沟、猞猁沟、中沟、沟汤等战斗,多次担任主攻突围,或殿后掩护任务。其中,崔师傅沟战斗和沟汤战斗尤为激烈:
  1934年10月26日,苗可秀、赵侗、赵伟、刘壮飞、王越、唐广学等铁血军干部,以及卫队长王琦等20余人在崔师傅沟开会,当晚宿营该地。日军很快得到情报,独立守备队末田部由尖山窑出发,伪军第一军管区第四混成旅步兵”佳蕙道:“你这也不是个长法儿,又懒吃懒喝的,终久怎么样?"红玉道:“怕什么,还不如早些儿死了倒干净!"佳蕙道:“好好的,怎么说这些话?"红玉道:“你那里知道我心里的事!”  佳蕙点头想了一会, 道:“可也怨不得,这个地方难站.就象昨儿老太太因宝玉病了这些日子,说跟着伏侍的这些人都辛苦了,如今身上好了,各处还完了愿,叫把跟着的人都按着等儿赏他们.我们算年纪小,上不去,我也不抱怨,象你怎么也不算在里头? 我心里就不服.袭人那怕他得十分儿,也不恼他,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别说他素日殷勤小心, 便是不殷勤小心,也拼不得.可气晴雯,绮霰他们这几个,都算在上等里去, 仗着老子娘的脸面,众人倒捧着他去.你说可气不可气?"红玉道:“也不犯着气他们. 俗语说的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 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这两句话不觉感动了佳蕙的心肠,由不得眼睛红了, 又不好意思好端端的哭,只得勉强笑道:“你这话说的却是.昨儿宝玉还说,明儿怎么样收拾房子,怎么样做衣裳,倒象有几百年的熬煎第二营王营长由哨子河出发,岫岩伪警察队一部分从三道河子出发,集中兵力约500余人,乘夜色将崔师傅沟包围。
  翌日拂晓,铁血军哨兵发现敌情,开枪报警。苗可秀、赵侗带领司令部干部和警卫队迅速抢上沟北高地与日伪军接战,但敌众我寡,20余武装对抗500余敌人,兵力悬殊,日军迫击炮轰击猛烈,阵地一片火海。战斗一小时左右,赵侗等发现伪军所处地形适于突破,苗可秀命刘壮飞率部队向伪军方面脱围。
  就在此时,数发迫击炮弹向苗可秀等呼啸飞来,王琦手疾眼快,高喊“卧倒”的同时,将身边的苗可秀扑倒在可以躲避炸弹的山崖旁,顷刻间,弹片横飞,碎石暴起……当躲过生死一劫的苗可秀从炸弹掀翻泥土爬起来时,发现身边的警卫队员何庆喜、关树生当场牺牲,舍命保护他的王琦不见身影。此刻,日伪军已逼近,枪弹如雨,不容苗可秀片刻迟滞,只可追随赵侗、刘壮飞、唐广学等奋力冲出包围。部队撤到安全地点后,苗可秀立即派吴桂良、汪福斗等去寻找救陪着美丽,伴着料峭,今天开始放心造。他一命的王琦。
  原来,王琦被炮弹震飞后,跌落山崖下,昏迷过去。幸而,崖下是伪军进攻的地域,走在前面的伪军发现有人从崖上摔下来,匆匆跑来查看。其中一个伪军认出昏迷的铁血军队员是同窗好友王琦,便对几个跟上来的伪军说:“这个人是我的同学,为人最重义气。我们在大同队当差,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咱不能见死不救。”旁边的几个伪军亦是尖山窑当地人,熟悉王琦为人,均表赞同。于是,将阵亡伪军服装脱换给王琦,抬上担架,随着其它死伤伪军退出战场,又趁黄昏混乱之时,离开队伍,拦下一辆马车,拉着王琦直奔温家堡子。
  当时,王琦家中只有老母亲一人,听院门有响动,跨出房间,见几个伪军抬着一个满身血污的人闯进来,吓得几乎跌到。伪军忙上前告知:“大娘,担架上抬的是刚从火线上救下来的王琦,快把他藏起来。我们兄弟几个天亮前必须归队,如果让小日本发现了,我们四人也没命了。”老母亲听到这里,急忙把伪军领到菜窖前,匆匆把王琦抬了进去。
  吴桂良、汪福斗几经辗转,终于探不容错过的妖股听到王琦在温家沟藏身养伤,急急深夜赶来。此时,昏睡多天的王琦在老母亲的照料下,已能扶窖壁站起,但由于伤势过重又受了风寒,已转为严重的夹血伤寒,若不即时医治,将有生命之忧。
  为逃过敌人无孔不入的大搜扑,安全养伤, 吴桂良提议:“来时我看见温家沟口有座新坟,棺材上苇席和浮土盖着,估计是外地人,准备日后迁走。咱们把王琦抬到棺材里养伤,鬼子汉奸万万不会想到的。”汪福斗赞同。于是二人在当天深夜,把坟冢的死者恭敬请出,将王琦连抬带抱的放入阴森森的棺材里,照旧盖好,依样培土,只留一点点缝隙透气。隔日深夜,苗可秀、赵侗派人送来红伤药等,交给王琦的老母亲按时服用。
  王琦在棺材里躺了一个多月,伤情奇迹好转,便告别流泪劝阻的老母亲,挣扎归队。两个月后参加了著名的沟汤战斗,击毙日本长冈指导官:
  1935年3月的一个夜晚,日军西泽中尉率领的骑兵小队和长冈指导官带领的伪军在沟汤宿营。苗可秀决定:由白君实率领第二联队一部监视伪军,刘壮飞率第一联队全部和第二联队一部进行包围反攻。为保证夜袭成功,抽调王琦、吴桂良等参加由刘壮飞组成的突袭队。
  当日二更时分,刘壮飞带领王琦、吴桂良等突袭队员,悄然爬到日军宿营的院门前,被日哨兵发现,吴桂良举枪击毙,枪声随之大作。日军睡梦中惊醒,负隅死守。刘壮飞见大门紧闭,无法攻入,佯装伪营长向院内高呼:“我是满军营长,前来接指导官,马贼都被我们打退了!”长岗信以为真,打开院门,探身高叫:“我是指导官……”刘壮飞一时性急,伸手生擒,却不料,长冈身后有日兵保护,开枪射中刘壮飞右腕。正当长岗指导官北上流出,小心驾驶仓皇退回院内之际。王琦双枪并举,将头部尚未缩进门里长冈指导官当场击毙。随后,刘壮飞带领突击队纵火烧营,铁血军大队长唐广学等攀上高墙,将西泽中尉等8名日兵(1名受重伤,抬到岫岩后死去)全部歼灭。《满洲警察周刊》等日伪报刊消息,称之:“建国上之伟大牺牲”。
  1935行者请师父高坐,他却一一从头唱名搜检,都要解放衣襟,分明点过,更无袈裟年2月的猞猁沟之战、3月15日的沟汤之战,日军连遭创,对铁血军痛恨异常,调动奉天省各地区的日伪军,集中到三角抗区,再次进行大“讨伐”。同时,重点追捕铁血军领导人,将苗可秀的妻子王琦的姐姐王儒贤及父兄全部抓进监狱,威逼说出苗可秀等领导人去向,王琦的姐姐及父兄受尽折磨,始终沉默。同时,日军重赏汉奸,化装成农民,走街窜巷,或乞讨或问路,紧跟铁血军不放。
  6月12日黄昏,苗可秀、赵侗率队由凤城地界渡河,向岫岩西部推进,来到只有几十户人家的羊角沟(现岫岩县岭沟乡孤家子村)宿营。汉奸刘仁安见铁血军在村中住宿,悄然溜出,会同日伪密探张星武向守备队提茂队长报告。日军连夜出发,拂晓前抢登羊角沟南山制高点。铁血军岗哨发现南山有声响,高喊口令,话音未落,对面山上的日军开火,此时已是拂晓时分,睡梦中的铁血军战士立即跃起,隐蔽作战……
  为冲破日军包围,苗可秀命赵侗率部队向北山上转移,分散敌人火力。南山日伪军见铁血军向北山转移,立即冲下山去追击。苗可秀、赵伟率部分战士趁机开始突围,不料被日军发觉,一发炮弹飞来,正中苗可秀臀部,当即无法行走,卫士王德才奋力背起苗可秀,冒弹雨前行,多处中枪,壮烈牺牲。前面带队突围的王琦见此,急忙退回,再度背起苗可秀,绕到后山,冲出日军封锁,向西隐匿于山林之中。黄昏时分,赵侗在密林中寻找到苗可秀,方知其身受重伤,决定带苗可秀离开大部队,由赵侗、赵伟、王琦等6人,秘密保护,寻求医治。
  此时,日寇已侦知苗可秀身负重伤,日军井上中将亲自带队在凤、岫交界全力搜捕。赵侗、赵伟、王琦等抬着苗可秀,日夜奔走在密林幽谷中,疲乏至极,饥寒交加,不敢稍有松懈。6月21日凌晨,暴雨倾盆,赵侗等抬着苗可秀翻过几座大山,由岫岩地界辗转来到凤城碑碣岭(沙里寨镇盖家村碑家岭村民组)朱运成家中,其子朱相庆是当地小学教师,赵侗发展的少年团团员,十分忠诚。
  进屋后,疲惫不堪的赵侗等守护苗可秀的身边稍做休息,王琦放心不下,出门查看。此时,已黎明时分,王琦突然发现前山左右两侧有刺刀的锋芒在昏暗中闪烁,战场历险多年的他当即直觉到敌人已近在眼前,遂返身奔回院内,边向赵侗报告敌情,边抄起一直随身携带的轻机关枪,准备跃上朱家围墙,掩护赵侗等抬着苗可秀从后山撤退。赵侗、赵伟一跃而起,一面告知朱相庆一家老少赶快上山躲避,一面抬起苗可秀。然而,前来的日军马队速度极快,跑到院门前的朱家老太和儿媳惊慌退回告知:“日军马队已到朱家大门!”苗可秀听到敌情如此严重,便挣扎欠起身命令赵侗等:“你们赶快往后山跑,不能在这里与敌人同归于尽,你们要活着,要战斗,不要管我!”赵侗、赵伟、王新华等怎么可能撂下苗可秀撤离呢?赵侗断然回答:“我们是同生共死的战友,决不能把你一人留在这里!”立即安排赵伟四人抬起苗可秀,自己抄起长枪准备去院门阻击日军。然而,抬着担架无法从后窗冲出,更何况还要越过院墙。久经战场的苗可秀已经料到战斗的后果,迅速拿起抬担架的赵伟刚刚放在身边的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再次命令:“赵侗你带队快走,保存抗日力量,前仆后继,才能为我报仇。”赵侗看到苗可秀决然赴死举动,泪流满面,不能自制。这时,日军已闯进院子,退守屋门王新华看到此景,声泪俱下,如此危急时刻,只能听从总司令命令,遂将依然坚守苗可秀身边的赵侗、赵伟推向朱家后窗,然后拎着轻机枪跳窗奔向后山,随时准备阻击日军上山追捕……
  在朱家的后山顶上。赵侗、赵伟、王琦等看到:苗可秀被抬进山下公路的装甲车,直奔凤城而去。赵侗等六人知道苗可秀此去难以再见,相抱痛哭失声,高喊:我们一定要为老苗报仇雪恨……
      这远的路,来请奶奶,没些儿赏赐,肚里饥了,原带来的干粮,等我吃些儿再走。创业板新股这周挣钱效应打开抓住机会。关于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之新能源原材料龙头企业-华友钴业。低开不低走.上涨必然有.致敬.天山生物!。下周操作月末怼龙头。龙头战法终极宝典。【天风电子】闻泰科技:ODM业务快速增长,汽车订单加速恢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