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回复: 0

我的爸爸_爸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4 20: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0岁了,看问题已经开始从以前的小孩视角转成家长视角了,虽然我还没有娃。

  我生命当中一个重要的奇迹就是我爸爸给我培养出来的英语技能。我英语还可以,发音比较标准,可以进行比较流利顺畅的沟通。有时候和英语专业的老师聊天,或者和一些英语国家的人聊天,他们都会问我为什么英语这么好。我一般会跟他们说很多我的经历和方法,现在总结下来应该就几个字:感兴趣、吃了苦、很幸运。

  感兴趣真的很重要。兴趣也是上天的一个恩赐,算是天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曾经以为所有人都会对语言感兴趣,后来才发现有的人竟然对数理化感兴趣,然后我估计会有人惊叹我竟然会对语言感兴趣。

  不过感兴趣只不过是“勾引”你走到门边的方式?,就像大街上那些厚脸皮来问你“游泳健身了解一下”的销售人员是一样的,他们面带微笑,穿着得体大方,有的还练了一身肌肉,给你感觉很好看,于是可能因为这个销售小哥长得帅或者这个小姐姐马甲线很到位,你就被带过去了。

  ?我很幸运地遇见了“兴趣”这个美丽的销售小姐姐,她让我愿意对英语多了解一下。兴趣怎么说呢,就是,感觉,哇,会说另外一种语言那我就可以和大街上这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交朋友了,多威风!我还可以无压力地去看外国人的一手电影和资料,多方便!我还可以叽里咕噜地说一堆别人听不懂的语言,多酷!当然,一些英文单词的发音方式和中文不一样,声带靠后的位置很好听,舌头摆到一个专门的方位才能把这个音发准确,这个口腔肌肉的锻炼也很有意思。于是我确定,英语是我感兴趣的。但是被兴趣带到了门口,真的进了门还真不一定是什么样的。

  “感兴趣”和“学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要学会一个东西,一定是要吃苦的。在这里就不得不提我的爸爸。

  我爸是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毕业生,属于那个年代的学霸。有英语方面的弱点,比如当时普遍的“哑巴英语”。但是我爸毕竟是学霸,他“霸”到什么程度呢?就是“霸”到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学习一切的通用法则,那就是“练”。当然这次,他不是自己练,而是给我科学地规划了练习模式,并且实施了强有力的监督。

  记得当时,我爸买了很多磁带,各种名称:《千万别学英语》、《英语幽默笑话集》、迪士尼动画电影《花木兰》原声带。印象当中应该这三套听得比较熟练了。都是磁带配台词本。每天有规划,循序渐进。重复以下过程:听一句、按一下暂停键、复述一句、翻译一句。每天不多听,一开始可能就一段,熟练了以后会逐渐增加量。过程比较艰辛,《英语幽默笑话集》还行,是朗读语速,能让你听清楚每个音的顿点在哪里,单词和单词之间的连读比较弱,也能跟着发音,但是对初学者来说,舌头还是会打结。后期的《花木兰》那对当时的我来说简直是变态级别的难度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舌头打结到发音特别难听大事件!鸿蒙面世,操作系统自主可控正式落地,引爆万亿市场,被我爸猛烈地diss过,然后舌头转不过弯来就感觉不停流口水。我爸也没闲着,拿着配的台词本监督着,一起讨论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我实在翻译不出来我爸会帮着我解答,毕竟那时候他的水平还是比我高很多的。每天这样花一个小时吧,有时候想看电视会被我爸叫回来,劈头盖脸diss一番,让我重视这个练习。虽然这劈头盖脸的diss我是没太相信的,但是毕竟架不住我爸他凶呀~

  就这样,重复以上过程,重复到我可以把《千万别学英语》、《英语幽默笑话集》、《花木兰》以及美剧《老友记》第二季的第一集的台词倒背如流了。不知不觉我的能力就提升了,过程当中确实感觉到了自己词汇上的积累和听力能力的提升。当然这个是课后的练习,中间还是报了课外英语辅导班的。因为练听力比较多,一开始单词的拼写都没太掌握,但是在辅导班里我的英语口语是可以碾压当时的同学的,辅导班有同学问我是不是课下被老师开小灶了,我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想想,那是被我爸开了个大灶呀。?单词拼写起初比较弱,每次听写都过不了。那是小学的时候。我爸也一直担忧。但是后来上了初中,?单词拼写方面就突然开窍了,英语考试也经常是班里第一。

  以上就是“吃苦”的过程,可能我的描述不能体现里面有多苦,我原来在高中的时候当着全班的面和同学们分享过自己学习英语的方式,他们都表示很震惊,因为确实是要耗费大量的精力的,那在学业压力繁重的高中时代是根本不可能实施的,幸好那一段经历是发生在我的小学和初中早期。?过程当中我也不光韵达 居然为成飞做配套的军工股,成飞成飞成飞!!!自知地给自己做过心理建设,毕竟我爸强有力的管控和无情的diss确实比较伤人,印象中我当时心里重复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为什么要学英语呢?为什么外国人的英语这么好呢?但是如果外国人不会说英语的话,他们好像就不会说话了。”

  接下来说“很幸运”。我的幸运在于,第一,可能我有一点语言的“天赋”,这个天赋主要体现在我对语言天生的兴趣,或者说是我遇见了这个把我带到门口的销售小姐姐。同时在进行漫长且乏味的重复性练习时我居然还能坚持住,这也和我的“天赋”分不开,毕竟带得动嘛。当然最大的幸运就是我有这样的爸爸。?我爸是做汽轮机设计开发的,本身对待事物的态度很严谨,甚至有些偏执。没有我爸强迫症一般的偏执和执着,断不能陪我走这么久。

  我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般,也没什么自信,时常觉得自己不配得到最好的。也会时常觉得自己做事一定做不好。但是因为英语这个事情让我有了高峰体验。

  我爸为了培养我的英语,初中时期,每天督促我看《希望英语杂志》,里面有“希望英语”脱口秀,访谈节目。还有“希望之星”英语风采大赛,我们经常看,看他们比赛的过程,看看那些高级别的学生英语是什么水平。我爸有时候看着就会说,“要是我女儿也十四五新题材-力合科技-水质检测能去参加这个比赛该多好。”后来中央十台我家的城市收不到了,但是出了中央9台,全英文,超快语速,各种时政新闻,听不懂呀。我跟我爸一起看的时候我就一脸羞涩小微笑问我爸“你能听懂多少?”我爸一脸自己很牛的表情,也不说其他的,直接给我甩出了一句:“其实你英语很差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完这句话我就回自己卧室暴风哭泣。我爸经常会给我甩出一些让我暴风哭泣的话,具体内容就不在这里列举了,总之就是扎心到让我无地自容的那种。频率之高,以至于后来我爸就习惯了,会说“就知道你会回房哭,每次哭完出来就跟我表决心”。说着还一脸坏笑,他是真不知道我当时是有多伤心呀。

  可能是这些小种子,让我对英语演讲比赛有一种必定的使命感,我一定要去参加的。所以高中的时候所有关于英语的比赛我都会报名,对我来说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高一的时候我就开始报名了,但是因为没有什么经验,具体的实施还不熟练,那时候有一个“星星之火”的市级比赛,得了一个三等奖。其实就是鼓励奖。我爸会拿这个来攻击一下我的个人价值。后来参加“新东方”的英语美文背诵比赛。虽然当时我不会原创演讲,但是背诵还是可以的,当时团体赛,我激情澎湃的背诵确然让自己心里爽了一把。团队也拿到了不错的成绩。??再后来终于去参加了梦寐以求的“希望之星”,当时是过五关斩六将,放松了心态,获得了市里的第二名。不过当时没觉得市里第二名有啥,晋级赛上,全省比出30名开外的成绩,没有进全国赛。所以还是觉得自己挺low的。但是在学校里已经可以吹牛说能拿奖了。

  再后来是当时省师弟悟净寻至我山,被这妖假捏巧言,说有真僧取经之故政府和澳洲某州政府联合的比赛,全校只有一个名额,我最最最美丽的高中英语老师排除万难坚持把这宝贵的一个名额给了我。当时学校考虑过另外一个同学,她的形象气质一流,英语也不错。我比较敦实,颜值和身材确实一般。但是我最最最美丽的英语老师很笃定地认为我英语明显更好。于是我傻呵呵地去参赛了。中间发生了很多小插曲,比如初赛我太紧张,被淘汰。我当时自己都决定放弃了,但是我们学校上一届的最最美丽的学姐在之前的另外一个比赛中比得很好,又给我们学校争取了一个名额。然而,学校因为我之前的初赛没表现好,便想把我换掉,还是我最最最美丽的英语老师坚持着把我留下来。现在才能体会她当时的压力,也超级感谢她对我的信心。学校很重视这个比赛,因为这个比赛若是能进前25名就能拿一等奖,拿了一等奖就可以公费去澳洲交换一周。但我所在的高中不是全市重点高中,我的中考水平让我不敢对自己有这么高级的定位。我怀着平常心去参加了比赛,先是听力考试,然后是口语演讲。因为有一些经验的积累,加上我自己每天晚上让自己练习一下。(所谓的练习就是躺在被窝里自言自语,用英语说一说今天经历了什么,说一说自己的人生理想,自己对生活道理的理解啥的。这个练习还是很重要的。)总之去比赛的时候已经能自己原创表达了。

  成绩公布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我爸妈已经在网上把我的成绩查到,同时还打印了出来。我爸妈跟我说我得第7,还面带微笑。我当时的想法是“怎么才第7?”毕竟我当时英语考试在班里总是第一的。但是后来转念一想,全省第7?那不就是进了前25了?那我不就是一等奖了?那我不就能去澳洲了?……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那些进前25和我一起去澳洲交流的同学们,现在在社会上都是精英级别的人们了,能跟他们认识我很荣幸。这是第一次高峰体验,我觉得很开心。

  之后的一次高峰体验是一个叫“21世纪杯”的英语演讲比赛。一如既往,过五关、斩六将,来到了省级比赛。那篇命题演讲的演讲稿我很喜欢,题目是“Practice makes perfect”,这个主题我很有发言权呀,我把我爸拽着我听磁带的经历写在了演讲稿里面,又拿了当时“飞鱼”菲尔普斯的例子放在里面,融合了我从“新东方”美文背诵比赛里背出来的句子。加上,我最最最美丽的英语老师的丈夫,来自澳洲的专业教育家给我改的稿子。改完以后还用他纯正的演讲腔给我朗诵了一遍。??完美!我对这篇稿子爱不释手,每天都在咀嚼,上学路上背,放学路上背,出门玩的时候坐在公交车上背,当时公交车上一个同为乘客的阿姨听我的发音还夸了我。晚自习结束走到小区传达室,我边走边旁若无人地背,传达室的保安叔叔看着我竖起大拇指说“小姑娘以后要读博士的!”就这样我把这篇稿子背成了肌肉记忆。即兴演讲方面,比赛主办方给了题库,48道。比赛辅导老师(不是我最最最美丽的英语老师但是也是很美丽很美丽的英语老师)要求我们进省决赛的同学们(我和另外一个美丽的学妹)提前准备。我每道题都看了一遍,基本上有把握的问题我心里会有数,有一些问题没把握,就会想办法请求外援。比如说有关于当时“金融危机”的问题,我作为理科生对这个不太了解,就会到处找同学问,班里有比较有学识的同学会跟我说他们的看法。我还会去问文科班的同学,他们也从更专业的角度跟我分享他们的看法。决赛前一天,我去参加了我们25个澳洲交流同学的聚会,当时有已经申请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学霸美眉在场,我问了她这个问题,也听了听她的看法。席间,同学们聊到当时竞选美国总统的奥巴马的演讲,说他的竞选演讲已经被收入西点军校的教材里。聚餐结束,回到家我便上网搜了奥巴马的演讲视频,当中搜到了一番应对金融危机充满信心的慷慨激昂的演说。平日里我爸也会有意无意地说金融危机一定能度过的,因为人总是有办法的。于是我当时对这个关于“金融危机”的问题很有感触,便在当晚的“自言自语”环节对这个问题自娱自乐地模仿奥巴马的气势说了一番演讲,心满意足地睡了。明天就比赛了,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剩下的,看天意了。

  第二天的比赛,抽即兴问答题环节,是从那48道题的题库里抽的,我颤抖着手把题目抽出来,看着问题我快哭了,就是那道“金融危机”!我前一天晚上已经慷慨激昂地讲过一遍了。比赛的时候,命题演讲已经是肌肉记忆了,这个即兴问答?我又已经胸有成竹了。天时地利人和,我很顺利地完成演讲了。

  讲完下了台,整个人却莫名很崩溃。当时的情感特别复杂,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也看了一下其他的参赛选手说得确实没有我好。我觉得自己可以拿第一。但是,我怎么可能拿第一呢?一个从小读书成绩一般、中考成绩一般考到非重点高中的我,有什么资格拿第一呢?但是我真的尽力了,但是我怎么可能第一呢?就是这种矛盾的想法在心里挣扎着,让我煎熬着。

  比赛结束,成绩公布,主持人从低到高念:三等奖,没有我;二等奖,没有我。等一下!二等奖没有我?难道说……?

  没错,一等奖里有我,而且总分排名第一!真的是第一!

  ?我也可以拿全省第一!我兴奋得整个人high到不行,辅导老师把我摁住,让我平静一下。我拿着我的奖杯亲了又亲……我可以感觉到周围的人像看怪物一样看我,毕竟一个非重点中学出身的孩子,拿了第一,确实比较冷门,而且兴奋成这个样子,一看就知道,没见过什么世面……

  高中毕业以后,我爸出钱让我去澳洲读了本科和硕士。大学校园里有一些教会的聚会,秉持着见世面的原则,我去参加了一下,小组里做分享,我分享了我这段英语比赛得奖的经历,我不知道这个和上帝有什么关系,但是我就是觉得想分享一下。当时他们听完点了点头,感谢了主。当然我当时纯粹为了炫耀自己的成就,也没有把这个成就和上帝联系在一起。?英语有句话叫:“God help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翻译成中文可以叫“天道酬勤”。我爸作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有时也会感慨状地跟我说,好好努力的人,上帝就会对他好。我曾经觉得那次第一名的高峰体”沙僧见他数落,便去寻几枝香来烧献,行者笑道:“好好好!一家儿都有些敬意,老孙才好用功验是,就是上帝对我曾经努力的回馈。但是现在转念一想,那是对我爸爸的回馈,因为这一切的一切,离不开我爸爸从一开始对我手把手的陪伴、监督和指导。

  这就是我的“幸运”,我有一个全世界最好最好的英语老师,他不是英语专业,但是他想干啥就一定能行。他就是我的父亲。?

  现在我已经是而立之年,在离家很远的城市成家立业了。快要退休的爸爸也已经褪去了当年的戾气,逐渐变得慈祥且温柔。?每次休假回家,我爸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各种对我语出“扎心”了,而是总说:“女儿,爸爸好崇拜你耶!你的英语好好耶!”我笑笑,心里想着,我这“好好”的英语,那可是上帝看到爸爸的付出,转手赠与我的呀。

  没有我爸,我啥也不是。?

  ??愿他身体健康,开开心心。       不会等太久!。将要暴涨的股票参考。周末了浅谈,悟道与证道。热点前瞻:黄金概念+光伏板块+数字货币+充电桩。开炮,新华社痛批A股,股民炸了锅!。”凤姐道:“问了你一声,也犯不着生气呀。情绪周期高阶篇:超哥独创动态情绪周期理论。那火爆大江南北的元気森林,究竟是怎么回事(保龄宝的背后逻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