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回复: 0

金边玫瑰 笔名:曾佛连_金边笔名玫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3 11: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边玫瑰,又名铿锵玫瑰:是一种钢铁般的精神,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此作品已经完结,已经申请中国版权了,未经本作者允许不得在任何平台或者是软件上发布此作品有关内容,一旦出现,将视为侵权
  此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不会签约任何平台!

  作品作者会在多个平台发布免费发布让大家看,谢谢。


  我以后会在这里更文,想来写文这条路太难走了,抱歉我对版权意识比较在意,写作五年,这是第一本我写完的小说,真的花了我一年时间,加上原先的创作(2016)结合整整一年多,一月二十号开始到十一月二十号初步写完,结果在网上看到写完只是第一步,重点是修改,全文修改了三遍,今年二月份十号完成,还要继续修改!(就是改文估计都要三个多月)

  写作对我来说,更像是作画,只有不断的涂涂改改,最后呈现出来的才会是一个完美的作品。

  这期间是全职,没日没夜,经常熬夜到通宵,说来也好笑,写文这几年,没有靠这个赚过一分钱,也想过当个写手,但是我这个人比较执拗,认为一心不能两用,其实说白了,我就是思想想法比较好一些,文笔嘛,真是不好说,为此这本小说说白了就是当练文笔,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一写就是一年多,比较庆幸完成了第一个小说,说实话创业板即将步入科创板后尘!失去流动性!,还是比较满意的。

  我写作只是因为迷上了一个动漫里的人物,想写一个这样的人物,被朋友带了进来,至今未走出证券走势预判,不喜勿喷,写于悟道练气期,单纯的写,没想过要挣钱,反正白日梦是没少做,结果变成了别人笑我做白日梦,我也没当一回事,反正凭实力说话嘛。实力肯定多少有点的啦,五年,开玩笑啊,就是洗碗都是最出色的。

  我对外,对自己,我从来不敢自称是作家,是敬畏吧,感觉自己的文笔还不够格,这是主要原因,主要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很陌生,我朋友问我为什么你能坚持这么久,我自己也想过,反正不会放弃,只是在我没写完之前,遗憾的事,第一本小说至今没写完,这是第二本小说,结果写完了,还是感觉很庆幸。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写文是因为我运气好,18岁就遇到了一生最想做的事情,后来的某一天,才发现,原来我只是努力而已,当时我都哭了,因为我觉得上天对我真是“不薄”。

  对于写文,我只是在做一件我必须做的事情,不为别的。

  当然白日梦是没少做的,真的好希望,有一天能有一个”行者抬头看见道:“师父,不是人家庄院自己的舞台,证明自己的价值。
  现今天大盘指数低开后震荡下滑,当指数跌到临近5日均线之时,多头有所反击拉升,带动指数翻红。但由于拉升力度不足,最终难逃弱势实是啪啪打脸,我用了那么长时间,我就是要版权,属于我的东西,别人也抢不走,重点是,不签约任何平台,所以发文,一个个要不就不公开,公开吧还给我缺两章,怪不得之前有人说,“哪怕这个圈子,给条活路也行啊,就是当小弟,当条狗,有口饭吃也行啊,结果呢,是你们当初的残忍才逼我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我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要感谢你们。”当然啦,话有点重了。

  说了这么多,就是版权不卖嘛!试想一下,18岁开始用五年时间去做一件事情,终于有了一点小成果,就轻易卖掉呢?卖的不是小说,是我的青春,谁有那么多个五年,再苦也是自己选的路。
  我的文说过一句,“他用青春下注,用信念和坚持还有一颗勇敢的心作为赌注,他赌他一定能成!”其实也是我真实的写照,我用青春下注,用信念和坚持还有一颗勇敢的心作为赌注,我赌我一定能成。说来容易,真的是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比较残酷的是就是我从300度变成了700度近视,而我的文,还没写完,估计离1000不远啦。

  不计付出不计回报,我只是想写好它,刚开始没什么想法,一直以来就是想好好写文,后来吧,比起钱我更喜欢名,再后来吧,我想把我这一辈子所有的名气,给我最爱的人,真的我只是想出名,笔名曾佛连是我的母亲,谢谢她,没有她,我不可能写作的。

  不煽情,我就那点情,一扇就没了,本来就缺,哪还能让它流失了。

  说了那么一大堆,就是版权不会卖!在网络发布小说,真的都是平台要版权!真是苦了一大堆人啊,今天的肉香吗?好在老子就是吃土,也不卖,我就喝西北风去吧,自嘲一下。       ”独有王夫人和宝钗娘儿两个倒象生离死别的一般,那眼泪也不知从那里来的,直流下来,几乎失声哭出。但见宝玉嘻天哈地,大有疯傻之状,遂从此出门走了。正是:  走求名利无双地,打出樊笼第一关。  不言宝玉贾兰出门赴考。且说贾环见他们考去,自己又气又恨,便自大为王说:“我可要给母亲报仇了。家里一个男人没有,上头大太太依了我,还怕谁!"想定了主意,跑到邢夫人那边请了安,说了些奉承的话。那邢夫人自然喜欢,便说道:“你这才是明理的孩子呢。象那巧姐儿的事,原该我做主的,你琏二哥糊涂,放着亲奶奶,倒托别人去!"贾环道:“人家那头儿也说了,只认得这一门子。现在定了,还要备一分大礼来送太太呢。如今太太有了这样的藩王孙女婿儿,还怕大老爷没大官做么!不是我说自己的太太,他们有了元妃姐姐,便欺压的人难受。将来巧姐儿别也是这样没良心,等我去问问他。斩获颇丰,再接再厉。”说着,果然将雀儿放了,一顿把将笼子拆了。龄官还说:“那雀儿虽不如人,他也有个老雀儿在窝里,你拿了他来弄这个劳什子也忍得!今儿我咳嗽出两口血来,太太叫大夫来瞧,不说替我细问问,你且弄这个来取笑。偏生我这没人管没人理  的,又偏病。炼就长生多少法,学来变化广无边。”凤姐又道:“我比不得他们扯篷拉牵的图银子。这三千银子,不过是给打发说去的小厮作盘缠,使他赚几个辛苦钱,我一个钱也不要他的。便是三万两,我此刻也拿的出来。创业板第一夺权大战:杀跌中的真金白银!(恒泰艾普)。”地下的人原不曾预备这牙箸,本是凤姐和鸳鸯拿了来的,听如此说,忙收了过去,也照样换上一双乌木镶银的。刘姥姥道:“去了金的,又是银的,到底不及俺们那个伏手。”宝玉听说,喜的眉开眼笑,忙说道:“刘姥姥有年纪的人,一时错记了也是有的。你且说你见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