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7|回复: 0

长寿镇_长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3 11: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月小道士在清风观修行十年,已初具神通。

  这日,老观主对他说,可以下山游历半载,然后再回道观。

  明月喜出望外,简单收拾收拾,乐滋滋下山了。

  连着两月,并未碰到什么妖邪,明月有些怅然若失。

  当他在茶馆歇脚时,听到一则传闻,顿感事有蹊跷。

  事情是这样的。

  在留仙山麓下,有座长寿镇。每当妇人有身孕时,便会感染一种病,邪气入体,十月之后,诞下望锐老师指点迷津!的胎儿全身黑皮,手脚不齐,脚趾有像虾蟆似的蹼,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恶心的怪物。

  所以大人会选择摔死小妖怪。

  但是,下次怀种时,全镇的孕妇仍然会生下妖怪,无一例外,它们都会被父母摔死。

  明月道士断定,镇里肯定隐藏着古怪。打听到镇子方向,也不远,离此五十余里。

  他脚下生风,半个时辰来到了长寿镇。

  

  观察甚久,倒没有发现有什么妖气,取而代之的是,每个人脸上都蒙着一层黑气,明月运来神通眼,仍然看不透。

  逮住一个,随便问问,不禁一惊,原来看似三十出头的路人,竟有八十高龄。

  他哪里肯信,以为路人戏耍自己,又问了一位妇人。

  得,这位更绝,说自己九十九了。

  一连问了数人,年纪最轻的也六十二岁。

  明月有些气,再次使了法力仔细观瞧,不禁大惊,正如他们所说,都是年纪一大把的老人了。

  是驻颜有术,还是另有他情?

  小道士疑云丛生。

  难不成,这跟怀孕感染邪气有关?

  他决定留下查看。

  调查一番,巧逢一个高龄妇女生怪物,照例,男人摔死了自己的骨肉。或许是习惯了,家人脸上看不出一丝丝悲伤。

  甚至还有些笑意。

  小道士发现,当怪物被摔死后,缕缕白气进入了父母体内。

  亟需主流热点和量能释放拯救 短线情绪欠佳抱团依然明显而父母的精气神又比从前好了些。

  小道士皱紧了眉。

  一番攀谈,得知只有这个镇子会被感染,而只要离开此地,人们的病就会痊愈。

  于是,他问这对夫妇,为什么不离开,这么大年纪了,还膝下无子。

  夫妇哈哈大笑,说道:“哪会有人舍得离开,之前倒是有些折磨人的行情适应后,更好做!闹着离开,但他们最后都回来了,虽然外面可以生下正常的孩子,但他们也会生老病死,身体衰老,哪有这里快活!”

  果真!小道士心里说道,长寿镇的长寿不老,皆跟妖婴有关。

  正想着解决方案,外面乱哄哄的。

  原来,竟是有人觉得小道士明月行径可疑,禀报了镇上,镇长性子火爆,带着人来找他。

  因为明月并没有身着道袍,镇长问他,这次来镇上东打听,西打听,到底想作甚?

  小道士禀明来意,说可以帮助镇民除妖,不过需要些日子,那生下的孩子也非怪物,而是有人希望他们是怪物,这种类似诅咒的妖儿是可以逆转,重新变为人类的。

  镇长听了,哈哈大笑。

  镇民们也面露狰狞。

  镇长说道:“上一个说要在镇上除妖的法师,已经被我们赶走了,小娃娃,你若是明事理,赶紧滚蛋,我们镇上没有什么妖怪,相反,这里洪福齐天!天赐我们无病无灾,长寿不死!不知有多少人想入住我们镇上呢,但,我们岂会让他们遂愿?全被我们赶走了,不管他们怎么哀求下跪,使金使银,也于事无补。”

  一个狗腿子骂道:“要是现在不滚蛋,你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天知道你是不是想蹭我们镇上的仙气。”

  还有些镇民拎着扁担锄头,准备随时招呼明月。

  明月一看不是事儿,抱头鼠窜。他的法术是用来驱魔降妖的,不是攻击凡人的,不然有损修行。

  不过,虽然逃出镇子,他却并没有远去,而是化成一个相貌迥异的女人,隔了两天,重新回镇。

  哪知法力不精,正调察着,现了本相。

  正好被镇民们看到,还是在比肩接踵的集市。

  这下可惨了,镇民一看他贼心不死,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儿,对他围追堵截。

  小道士夺路而逃,但这次,镇民不再客气,拳脚并使,打得他惨声连连。

  见镇民没有停手的意思,小道士心想:“难不成要死在这里?”心里愤慨,一不留神,出于本能,施了法力。

  立刻,镇民被震死了几个。

  小道士大叫道:“完了,造杀孽了!”

  镇民一时也呆住了。

  小道士左等右等,却没有等来天道责罚。

  忽地明悟了!

  “这些镇民不顾后人,宁愿牺牲子孙也要换取自己的利益,执迷不悟,是非不”贾珍等进去安慰定了.只闻尤氏嘴里乱说:“穿红的来叫我,穿绿的来赶我分,还死不悔改,与妖怪何异!天道都认为他们是魔是鬼,所以才没有折损我的道行。”

  心里大定,同样也明白了,有些人披着人皮,虽无妖气,不宜辨别,却跟妖魔一样可恶,不斩杀他们,留着过年吗?

  想到”那贾环等急得恨无地缝可钻,又不敢盘问巧姐那边的人.明知众人深恨,是必藏起来了.但是这句话怎敢在王夫人面前说.只得各处亲戚家打听,毫无踪迹.里头一个邢夫人,外头环儿等,这几天闹的昼夜不宁.  看看到了出场日期,王夫人只盼着宝玉贾兰回来.等到晌午,不见回来,王夫人李纨宝钗着忙, 打发人去到下处打听.去了一起,又无消息,连去的人也不来了.回来又打发一起人去, 又不见回来.三个人心里如热油熬煎,等到傍晚有人进来,见是贾兰.众人喜欢问道:“宝二叔呢?"贾兰也不及请安,便哭道:“二叔丢了这里,扯出三尺剑,刹那间,人头滚滚!       偷天转地英名大,我是变化无穷美石猴!”老者闻言,回嗔作喜,躬着身便教:请入寒舍安置。”说着,把三个指头一伸。袭人等听说,便知他说的是探春。大家都忙说:“可是这话,竟是我们这里应了起来的为是。"平儿又笑道:“也须得把彩云和玉钏儿两个业障叫了来,问准了他方好。不然他们得了益,不说为这个,倒象我没了本事问不出来,烦出这里来完事,他们以后越发偷的偷,不管的不管了。”一面说,一面趔趄着脚儿去了,不在话下。  且说贾芸偶然碰了这件事,心中也十分罕希,想那倪二倒果然有些意思,只是还怕他一时醉中慷慨,到明日加倍的要起来,便怎处,心内犹豫不决。忽又想道:“不妨,等那件事成了,也可加倍还他。八戒慌了道:“哥啊,只说经好取,西方路上,虫儿也欺负人哩!”行者道:“兄弟,不要怕,快上前打!”八戒道:“扑头扑脸,浑身上下,都叮有十数层厚,却怎么打?”行者道:“没事!没事!我自有手段!”沙僧道:“哥啊,有甚手段,快使出来罢!一会子光头上都叮肿了!”好大圣,拔了一把毫毛,嚼得粉碎,喷将出去,即变做些黄、麻、鴏、白、雕、鱼、鹞。那小妖都有手段,越打越上,一似绵絮缠身,搂腰扯腿,莫肯退后,大圣慌了,即使个身外身法,将左胁下毫毛,拔了一把,嚼碎喷去,喝声叫“变!”一根根都变做行者。此儿刮去,正是天送长生与陛下也。观察持续性。”心问口,口问心,思量此计,敲着梆,摇着铃,径直闯到狮驼洞口,早被前营上小妖挡住道:“小钻风来了?”行者不应,低着头就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