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7|回复: 0

涉嫌虚假诉讼的裁判文书不能作为证据使用_裁判涉嫌文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2 21: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 事 诉 状

  原告:马培良,男。
  被告:重庆市万州区XX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万州区。
  法定代表人:XXX,执行董事。
  诉讼请求:请求人民法院按万州劳人仲案字〔2016〕第1023号仲裁裁决书的内容,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工伤待遇135411元。
  事实与理由:
  2014年9月15日,原告在被告承建的万州区恒合乡凤安社区居委会办公楼工地做工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后经万州区人社局认定为工伤,因联系不到被告(被告未在登记地办公,登记的电话也打不通),人社局用公告送达相关法律文书。后原告申请劳动仲裁,万州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5月24日作出万州劳人仲案字〔2016〕第1023号仲裁裁决书,裁决被告向原告支付工伤待那大仙临行,又叮咛嘱咐道:“我那果子有数,只许与他两个,不得多费遇135411元。相唬得众猴一齐跪下道:“大王,好华彩耶!好华彩耶!”悟空满面春风,高登宝座,将铁棒竖在当中关法律文书也通过公告送达。2017年10月,原告向万州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仍然联系不到被告。被告被限高之后,于2019年1月和2019年8月两次向万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工伤认定书及确认工伤认定书无效,均被驳回其汗流粉面花含露,尘拂峨眉柳带烟诉讼请求。被告两次向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也被驳回。
  2021年1月,被告向万州区人民法院执行庭提出执行异议,申请不予执行劳动仲裁裁决书。理由是恒合乡凤安社区居委会办公楼并不是其所建,其在2014年4月4日虽与凤安社区签订了《工程发包合同》,但因其不具有全包资质,又解除了工程发包合同。凤安社区又将该工程包给重庆市万州区长城建筑公司,后万州区长城建筑公司又将工程转包给重庆市凯翔建通知!天山生物停牌,后市布局哪只?筑劳务有限公司,由自然人陈联清借用该公司资质承建该工程,在201 唐僧埋怨行者道:“你这个猴头,番番撞祸!你偷吃了他的果子,就受他些气儿,让他骂几句便也罢了4年12月结算了工程款。故被告不是该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在几次行政诉讼中,被告也提出了这些理由,均被法院驳回其请求。被告XX建司又在2020年5月以恒合乡凤安社区为被告,以实际施工人的名义提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诉讼,要求凤安社区支付工程款。后双方在诉讼中确认XX建司不是实际施工人,万州区人民法院作出(2020)渝0101民初XXXX号民事裁定书,驳回XX建司的起诉。被告即以此裁定书作为核心证据提出执行异议。万州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1月26日作出(2021)渝0101执恢40号执行裁定书,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24条第四项的规定,认定原告“在进行劳动仲裁时隐瞒用工主体为重庆市凯翔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事实”,裁定不予执行万州劳人仲案字〔2016〕第1023号仲裁裁决书,并提示原告可以在收到裁定书30日内就该劳动争议事项向人民法院起诉。原告认为被告是本案的工伤责任主体,应支付工伤待遇。
  首先,按照被告的说法,其与凤安社区系合作伙伴,双方之间签订有《工程发包合同》,其以不具有全包资质又解除发包合同不可信。其次,被告称其不是该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但其又在万州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凤安社区支付工程款。该案合同签订于2014年4月,早已过了诉讼时效,凤安社区在诉讼中却不提出时效抗辩,很不合理;同时被告称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建筑面积为458.8㎡,工程价款约定为1500元/㎡,包工包料,双方后来在庭审中确认XX建司不是施工人,也未进行过结算,那么双方就存在虚假诉讼。因为如果被告真是其起诉的那样,是实际施工人,其将原告张臣萍等三人为其打工受伤,劳动争”薛姨妈没法,只得叫薛蝌到县照料,命人即便收拾行李,兑了银子,家人李祥本在那里照应的,薛蝌又同了一个当中伙计连夜起程.  那时手忙脚乱,虽有下人办理,宝钗又恐他们思想不到,亲来帮着,直闹至四更才歇.到底富家女子娇养惯的,心上又急,又苦劳了一会,晚上就发烧.到了明日,汤水都吃不下. 莺儿去回了薛姨妈.薛姨妈急来看时,只见宝钗满面通红,身如燔灼,话都不说. 薛姨妈慌了手脚,便哭得死去活来.宝琴扶着劝薛姨妈.秋菱也泪如泉涌,只管叫着.宝钗不能说话,手也不能摇动,眼干鼻塞.叫人请医调治,渐渐苏醒回来.薛姨妈等大家略略放心. 早惊动荣宁两府的人,先是凤姐打发人送十香返魂丹来,随后王夫人又送至宝丹来. 贾母邢王二夫人以及尤氏等都打发丫头来问候,却都不叫宝玉知道.一连治了七八天, 终不见效,还是他自己想起冷香丸,吃了三丸,才得病好.后来宝玉也知道了,因病好了,没有瞧去.  那时薛蝌又有信回来,薛姨妈看了,怕宝钗耽忧,也不叫他知道.自己来求王夫人,并述了一会子宝钗的病.薛姨妈去后,王夫人又求贾政.贾政道:“此事上头可托,底下难托, 必须打点才好议仲裁委裁决其承担责任的裁决书作为证据提交给万州区法院证明其是该工程的实际施工人,那就表明了其是工伤责任主体;如果被告真不是实际施工人,那么该案就是虚假诉讼。458.8㎡的工程,双方未结算过,约定工程价款为1500元/㎡,包工包料,那么工程款应为60多万元,而不是被告主张的15万,其只主张15万元不合理。双方在庭审中又确认“原告并未对恒合乡凤安社区办公用房进行施工”,XX建司不是实际施工人,那就足以表明其进行的是虚假诉讼。虚假诉讼的裁判文书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也不能证明其不是实际施工人。其应依据生效的仲裁裁决书支付工伤待遇。故原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支持其诉讼请求,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此致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
  2021年2月19日

      看新股亚辉龙将登科创板:利润倍增体外诊断行业加速资本化。明天有低吸机会!。牛市依旧,轮流攻击。十一月完美收官!短线布局可以重点关注这些板块!。行者骂道:“你这泼魔,今番坐定是死了!不要走!吃吾一掌!”急纵身跳个满怀,劈脸打了一个耳括子,回头就跑。乒乒乓乓,好便似残年爆竹;泼泼喇喇,却就如军中炮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