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8|回复: 0

关于对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人员故意违法办案的实名控告(上)_保定市控告办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2 20: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对李静敏诉杨丽凤、王永良委托合同纠纷一案
  审判人员故意违法办案问题的实名控告

  尊敬的领导:
  您好!
  我叫王永良,男,汉族,1971年3月18日出生,身份证号码:130634197103189510,联系电话:13933899318,住所地: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恒祥北大街1322号7栋1单元902号,是李静敏诉杨丽凤、王永良委托合同纠纷一案的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我代表我爱人杨丽凤,现对本案审判人员故意违法办案问题进行实名控告。
  本案主要事实经过:
  一、2011年8月21日,杨丽凤与河北五润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五润公司)就曲阳县第三加气站项目(以下称涉案项目)签订《加气站合作合同书》(以下称合同),双方共同开发涉案项目。
  二、2011年8月25日,为弥补资金不足,杨丽凤根据合同与王娇(王永良的侄女)签订《项目合作协议书》(以下称协议),双方共同履行合同乙方杨丽凤的权利义务。
  三、2011年8月31日,王娇根据协议第四条约定,向杨丽凤支付100万元保证金,协议自此生效。
  四、2012年7月9日,涉案项目经曲阳县发展改革局批准受理,开始展开前期准备工作,涉案项目法人为五润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兰柱。
  五、2013年,王娇、张术龙(王娇名下投资合伙人)因拖欠李静敏(本案原告)260万元贷款本金及利息无力清偿,不能继续履行约定出资义务,涉案项目被迫停滞。
  六、2014年4月30日,李静敏为以王娇、张术龙的债权承接王娇的股份,经协商杨丽凤同意,根据协议第八条约定,作为王娇由李静敏承接其股份的前提条件,李静敏自愿代替王娇向杨丽凤支付100万元违约金。
  七、2014年5月6日,在王永好(王娇的父亲)的砖厂,经杨丽凤、王娇、张术龙、李静敏、庞改俊(李静敏名下投资合伙人,本案李静敏的证人)等五人约定:李静敏以免除王娇、张术龙260万元贷款本金及利息承接王娇的股份,与杨丽凤继续履行原有协议;王娇保留保证金的所有权,持有原有股份10%的分红权,退出涉案项目;张术龙作为李静敏的真正债务人和以此清偿债务的实际受益人,同意向杨丽凤给付50万元作为补偿,暂向杨丽凤出具一张50万元的借条,王永好和李建朝(王娇的公公,张术龙的岳父,李静敏的亲三叔)作为见证人,在借条上签了字。自此,李静敏开始投资涉案项目。
  八、2014年6月至2015年6月,李静敏根据协议共向杨丽凤支付投资款292.4万元(其中,合同约定的管理费200万元、保证金50万元,设备预付款32.4万元,上述合计282.4万元均由杨丽凤根据合同转交五润公司。另外10万元,是因在涉案项目内新增汽车改装基础项目,李静敏与杨丽凤分摊的投资款),取得涉案项目用地7.62亩。杨丽凤协助五润公司先后完成涉案项目再次受理审批、涉案项目用地测绘、涉案项目用地预审、涉案项目用地初审和涉案项目开展前期工作审批等多项工作,并于2015年2月经县、市、省三级国土资源部门逐级审批,将涉案项目用地从一般耕地调整为城市建设规划用地,杨丽凤先后投入资金130余万元。
  九、2015年8月,李静敏从事非法放贷发生资金崩盘3000余万元,与债权人发生矛盾和纠纷,导致资金链断裂,无力继续履行约定出资义务,涉案项目被迫再次停滞。
  十、2015年12月,李静敏因无力继续投资涉案项目,请求五润公司收购其股份,退出涉案项目。五润公司表示同意,由于《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协议》和涉案项目用地已由李静敏抵押给部分债权人,李静敏无法收回,最终导致收购失败。
  十一、2016年1月,李静敏为转移与债权人之间不断激化的矛盾,向债权人谎称将全部资金投入了涉案项目,要求杨丽凤替其隐瞒真实的投资情况,杨丽凤没有同意,并在李静敏被迫带领数十名债权人了解情况时,如实介绍了李静敏投资涉案项目的真实情况,二人因此发生激烈矛盾,合作关系从此破裂。
  十二、2016年1月至3月,李静敏利用王永良作为国家公职人员身份,先后向原保定市国家税务局、曲阳县公安局和原河北省国家税务局举报王永良参与涉案项目和涉嫌诈骗,企图通过毁损王永良的名誉,影响王永良的工作,迫使杨丽凤承担不应承担的经济损失,后经公安机关、税务机关初步核实,认定王永良不存在诈骗行为,未参与涉案项目而未立案。
  十三、2016年3月至2018年3月,李静敏先后以民间借贷纠纷、不当得利纠纷、委托合同纠纷三种案由,就同一事实、同一请求、在同一法院,对杨丽凤、王永良进行了三次恶意诉讼,并假借案外人荀帅名义进行了恶意诉讼,保定市莲池区人民法院在李静敏每次面临不利或者败诉时,便任由其更换案由或者撤诉,并减半或免收其案件受理费。
  十四、2018年3月20日,保定市莲池区人民法院最终以认定双方为委托合同关系,判决杨丽凤、王永良连带返还李静敏“投资款”210万元。
  十五、杨丽凤、王永良不服一审判决,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 年9月17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十六、杨丽凤、王永良不服二审判决,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9年1月8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原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指令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
  十七、2020年4月12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开庭审理了本案,此后,审判长韩皓在9个月内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三次调解,在2020年1月最后一次调解不成之后,于2020年3月12日将再审判决书邮寄送达当事人,维持二审判决,并将判决书落款时间故意更改为第一次调解之前的2019年5月31日,致使判决时间至判决书邮寄送达时间相距9个月另12天。
  审判人员故意违法办案问题:
  问题一:本案再审在明知原审判决错误,合议发回重审的前提下,为掩盖领导干部违反防止干预“三个规定”问题,刻意隐瞒三次调解过程,随意更改判决时间,故意违反法定程序,维持二审判决,存在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嫌疑。
  2019年1月8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冀民申9423号《民事裁定书》,以原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指令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中止原判决执行。
  2019年4月12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开庭审理了本案,此后,在9个月内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三次调解。在2020年1月最后一次调解结束时,审判长韩皓当面告诉再审申请人王永良:“你们双方的差距太大,根本调解不了,我们合议庭知道这个案子有问题,我们的意见是发回重审,但领导不同意,非要调解,我已经汇报过好几次了,光材料就有这么厚,这回我再最后汇报一次,领导看着办吧。”
  2020年3月12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将判决书邮寄送达当事人,维持二审判决,并将本应于2020年1月第三次调解之后作出的再审判决,故意将判决时间更改为第一次调解之前的2019年5月31日,致使再审判决时间至判决书邮寄送达时间相距9个月另12天,存在刻意隐瞒三次调解过程,随意更改判决时间,故意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条、第九十九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九条、第二百四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第九项、第十八条规定等违法问题,明显存在领导干部违规干预和插手具体案件的司法腐败问题,明显存在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嫌疑。再审申请人据此有合理理由认为,本案是在领导干部违反防止干预“三个规定”的背景下,人为制造的一起开始错、步步错、错到底的冤错案件,应当依法追究审判人员故意违法办案背后的司法腐败问题。
  问题二:本案二审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再审为掩盖二审违法审判问题,将二审审理程序认定为“由主办法官对双方当事人进行询问”,故意不予纠错,维持二审判决,存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再审在裁判文书第26页中表述:“关于二审审理程序问题,二审审理中,由主办法官对双方当事人进行询问,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的规定,于法有据,故对再审申请人的该项申请理由不予支持。”再审上述认定充分证明,二审审理程序是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的规定,由主办法官对双方当事”又陪笑向探春道:“姑娘知道二奶奶本来事多,那里照看的这些, 保不住不忽略.俗语说,`旁观者清',这几年姑娘冷眼看着,或有该添该减的去处二奶奶没行到, 姑娘竟一添减,头一件于太太的事有益,第二件也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的情义了人进行询问,并未开庭审理本案。
  二审在裁判文书第1页中表述:“上诉人王永良及其与杨丽凤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凤芹、亓会玲,被上诉人李静敏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敏贤到庭参加诉讼。”同时,在二审裁判文书第18中表述:“本院二审期间,李静敏提交了张术龙出具的《证明》一份”。二审上述认定充分证明,二审审理程序中存在新的证据,二审开庭审理了本案。
  再审与二审上述认定充分证明,在二审是否开庭审理本案的问题上,再审与二审互相矛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三条等规定,二审审理程序不符合可以不开庭审理的情形,应当开庭审理本案。但是,调取二审审判活动的全程录音录像,能够证明李静敏当庭提交了张术龙出具的《证明》一份,属于二审审理程序中新的证据,而审判长白月和审判员王洪月缺席,只有承办法官翟乐光和书记员于惠参加了开庭审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合议庭职责的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开庭审理时,合议庭全体成员应当共同参加,不得缺席。”二审审理程序在不符合可以不开庭审理的情形下,合议庭成员未按规定共同参加开庭审理,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七项规定的“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五条第一项规定,属于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综上可见,由于二审审理程序中存在新的证据,二审审理程序不符合可以不开庭审理的情形,二审合议庭成员未按规定共同参加开庭审理,因此,无论二审是否开庭审理了本案,均存在严重违反法定程序问题。再审为掩盖二审违法审判问题,将二审审理程序认定为“由主办法官对双方当事人进行询问,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的规定,于法有据,故对再审申请人的该项申请理由不予支持。”故意不予纠错,维持二审判决,知法犯法,执法犯法,明显存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审判人员故意违法办案背后的司法腐败问题。
  问题三:本案二审为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将涉案项目认定为“王娇的加气站项目”,认定法律关系主体、性质和法律行为效力错误,存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二审在裁判文书第19页中认定:“从王娇与杨丽凤签订的协议来看,虽然名称为《项目合作协议书》,但从协议内容来看,王娇只负责出资,杨丽凤负责为王娇的加气站项目报建审批等具体事项,从双方约定的义务来看,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二审上述认定存在三个严重错误:
  第一,二审与一审一样,为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对杨丽凤提供法庭的合同未进行审查核实。对合同进行审查核实,能够证明合同与本案事实之间存在密切关系,合同与协议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合同是本案正确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需要审查核实的重要证据。一、二审故意对合同不进行审查核实,违反法定程序,存在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第二,二审与一审一样,为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对协议内容不进行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特别是对协议约定的分工义务、保证金、违约金、利润分配等条款不进行客观公正的审查核实,既不对上述条款明显不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予以审查和认定,也不对上述条款所充分证明的合作合同关系予以审查和认定,尤其是对违约金条款约定“甲、乙双方均不得擅自将己方变更或转让第三方”,与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这一截然不符的情形不予审查和认定,公然将协议认定为“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存在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第三,二审与一审一样,为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将涉案项目认定为“王娇的加气站项目”,认定法律关系主体、性质和法律行为效力错误。事实和理由是:
  (一)二审将涉案项目认定为“王娇的加气站项目”,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法律依据。
  杨丽凤提供法庭的合同是本案正确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需要审查核实的重要证据,二审在审查核实证据过程中,故意对合同未予审查核实。对合同进行审查核实,能够证明涉案项目法人和合同甲方均为五润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王兰柱,合同乙方和涉案项目实际经营人是杨丽凤,王娇既不是涉案项目法人,也不是法定代表人,更不是合同当事人。同时,对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进行审查核实,能够证明杨丽凤在合同中乙方的权利义务,包含王娇在协议中乙方的权利义务,王娇在协议中乙方的权利义务,只是合同中乙方杨丽凤权利义务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对涉案项目的所有报批文书进行审查核实,能够证明五润公司始终是涉案项目法人和唯一报批单位。即使在涉案项目完成前期准备工作,取得“准许开办加气站的相关手续”,或者在涉案项目建成开业之后,五润公司仍然是唯一合法的涉案项目法人,王兰柱仍然是涉案项目的法定代表人,杨丽凤仍然是涉案项目的实际经营人,王娇仍然不是涉案项目法人,也不是涉案项目的法定代表人。
  二审对合同和涉案项目的报批文书不进行审查核实,将涉案项目认定为“王娇的加气站项目”,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第六十六条、第七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十六条第三项等规定,认定法律关系主体、性质和法律行为效力错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的“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存在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二)二审将涉案项目认定为“王娇的加气站项目”,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王娇作为协议乙方,从不承认涉案项目是其本人的加气站项目,其所谓将项目转给李静敏,是其日常口语习惯,并非真实意思表示,正确表述是将项目股份转让给李静敏。对此,审查核实协议第九条即可证明,该条明确约定了协议双方利润分配的比例,显然证明涉案项目并非“王娇的加气项目”。同时,曲阳县公安局出具的证据证明,李静敏在曲阳县公安局自认“共同开设加气站”“他占三分之一的股份”,李静敏的证人庞改俊在其证言中自认 “王永良按三分之一分配加气站的利润,李静敏按三分之二分配加气站的利润”,亦能充分证明涉案项目既非“王娇的加气站项目”,也非李静敏或者液化气市场迎来回暖行情,国庆节后呈连续上涨趋势杨丽凤的加气站项目,而是以五润公司为涉案项目法人和合同甲方,杨丽凤为合同乙方和涉案项目实际经营人,杨丽凤通过与王娇签订协议,由王娇依据协议取得杨丽凤在合同中乙方的部分权利义务,二人依据协议分工合作,共同履行合同乙方杨丽凤的权利义务,是相关各方共同开发的加气站项目。
  二审在缺乏证据支持的前提下,将涉案项目认定为“王娇的加气站项目”,违背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所证明的事实,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三条、第七十条第一项等规定,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规定的“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明显是为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应当依法追究审判人员故意违法办案背后的司法腐败问题。
  问题四: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为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曲解协议的权利义务,违背当事人有效约定和法律规定,存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一)本案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违背合同和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所证明的事实。
  杨丽凤与五润公司签订的合同,是本案正确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需要审查核实的重要证据,本案一审、二审和再审均未对合同进行审查核实。对合同进行审查核实,能够证明合同中并未约定委托人、受托人、委托事务、委托范围、委托时限、委托费用、委托报酬以及委托人和受托人各自承担的义务与责任。同时,合同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充分体现出合同双方是基于分工合作、共同开发涉案项目的合作合同关系,完全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六条“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之规定。
  杨丽凤与王娇签订的协议,是本案正确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需要重点审查核实的关键证据,本案一审、二审和再审,均未对协议内容进行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对协议进行客观公正地审查核实,能够证明协议中同样未约定委托人、受托人、委托事务、委托范围、委托时限、委托费用、委托报酬以及委托人和受托人各自承担的义务与责任。同时,协议开宗名义,首先明确签订协议的依据是合同,因此,没有合同的签订,就没有协议的签订,没有杨丽凤取得合同乙方的权利义务,就没有王娇取得协议乙方的权利义务。由此进一步证明,杨丽凤与五润公司签订合同并取得合同乙方的权利义务,是杨丽凤与王娇签订协议,并由王娇取得协议乙方权利义务的前提条件和法律关系基础,合同与本案事实之间存在着密切关系,协议与合同之间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合同的法律关系性质决定了协议的法律关系性质,协议与合同是一脉相承的合作合同性质,同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六条“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之规定。本案对合同不进行审查核实,人为剥离合同与本案事实之间的密切关系,人为割裂合同与协议之间客观存在的内在联系,刻意规避合同的合作合同性质对协议的决定性影响,明显是为将协议双方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隐瞒合同这一重要证据和事实,存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同时,对合同和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分别进行审查核实,能够证明杨丽凤在合同中乙方的权利义务,包含王娇在协议中乙方的权利义务,王娇在协议中乙方的权利义务,只是杨丽凤在合同中乙方权利义务的一部分。由此进一步证明,王娇与杨丽凤的权利义务关系,是在杨丽凤取得合同乙方权利义务的前提和基础上,通过与王娇签订协议,由王娇依据协议取得杨丽凤在合同中乙方的部分权利义务,二人依据协议分工合作,共同履行合同乙方杨丽凤的权利义务,是共同开发涉案项目的合作合同关系,并非委托合同关系。
  (二)本案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违背协议约定的保证金所证明的合作合同性质。
  协议第四条约定:“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作为乙方保证具备本项目完工开业的全部资金投入的担保,乙方须于30日内向甲方支付100万元人民币的保证金。该保证金不计息,如因乙方资金不足造成本项目未能完工开业,该保证金不予退还。”充分证明保证金的性质是履约保证金,保证金的作用是王娇对履行约定出资义务的担保,由此进一步证明,协议双方并非委托合同关系。
  同时,将协议约定的保证金与委托人向受托人支付款项的情形进行比较,保证金的性质和作用,与委托人预付受托人处理委托事务的费用,偿还受托人垫付的费用及利息,向受托人支付报酬,赔偿受托人损失等款项的性质和作用完全不符。特别是在委托合同关系下,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并不存在委托人向受托人支付履约保证金的情形,再次充分证明协议双方绝非委托合同关系。
  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故意对协议约定的保证金条款不进行审查核实,既不对保证金条款明显不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予以审查和认定,也不对保证金的性质和作用所充分证明的合作合同关系予以审查和认定,公然将协议认定为“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明显是为将协议双方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隐瞒保证金这一重要事实,明显存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三)本案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违背协议约定的违约金所证明的合作合同性质。
  协议第八条约定:“甲、乙双方合作期间,甲、乙双方均不得擅自将己方变更或转让第三方。如其中一方将己方变更或转让第三方时,须经另一方同意,并向另一方支付100万元人民币作为违约金,甲乙双方合作关系即为终止。”充分证明违约金的性质是惩罚性违约金,并非赔偿性违约金,违约金的作用是防止任意一方“擅自将己方变更或转让第三方”,以促使协议双方忠实履行协议约定义务,确保涉案项目平稳推进,由此进一步证明,协议双方的法律关系并非委托合同关系。
  同时,将协议约定的违约金与委托人向受托人支付款项的情形进行比较,违约金的性质和作用,同样与委托人预付受托人处理委托事务的费用,偿还受托人垫付的费用及利息,向受托人支付报酬,赔偿受托人损失等款项的性质和作用完全不符。特别是与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规定进行比较,该条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充分证明委托人或者受托人享有任意解除权,这是委托合同区别于其它合同的独有特征,显然与违约金条款约定“甲、乙双方均不得擅自将己方变更或转让第三方”截然不符,再次充分证明协议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并不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绝非委托合同关系。
  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故意对协议约定的违约金条款不进行审查核实,既不对违约金条款明显不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予以审查和认定,也不对违约金的性质和作用所充分证明的合作合同关系予以审查和认定,公然将协议认定为“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明显是为将协议双方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隐瞒违约金这一重要证据和事实,明显存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四)协议分工义务中存在的明显瑕疵,并未客观反映协议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未改变协议双方基于分工合作,共同履行合同乙方权利义务的合作合同性质。
  由于杨丽凤与王娇系婶侄关系,二人对签订协议不够重视,致使协议约定的分工义务中存在明显瑕疵:
  第一个明显瑕疵是协议第三条中表述“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由于签订协议的依据是合同,审查核实合同即可证明,实际是根据合同签订协议时,下意识地将合同第六条第一项中“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照搬照抄在协议第三条中,属于明显瑕疵,并非协议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对此,审查核实协议第九条还可证明,该条明确约定了协议双方利润分配的比例,显然与“独立经营,自负盈亏”截然不符。同时,审查核实合同还可证明,五润公司始终是涉案项目法人和合同甲方,杨丽凤始终是合同乙方和涉案项目实际经营人,王娇与五润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合同关系,王娇依据协议取得的权利义务,只是杨丽凤在合同中乙方权利义务的一部分,因此,王娇并不具备“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前提条件和法律依据。与此同时,李静敏、庞改俊在本案中分别自认 “共同开设加气站”“他占三分之一的股份”“王永良按三分之一分配加气站的利润,李静敏按三分之二分配加气站的利润”,亦能充分证明杨丽凤在涉案项目中占有三分之一股份、分配三分之一利润,是李静敏、庞改俊共同认可的基本事实,因此,“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确为明显瑕疵,并非协议双方真实意思表示。
  第二个明显瑕疵是协议第三条中表述王娇“负责项目的全部资金投入”。该表述中少了“资产”两个字,准确表述是王娇“负责项目的全部资产资金投入”,主要包括项目用地和设施设备的资金投入,并不包括杨丽凤负责的报建审批、土地调规、施工建设、技术维护、人员培训、货源供给以及日常经营过程中发生的费用。正是因为该条中约定王娇负责项目的全部资产资金投入,所以才在该条中同时约定王娇取得项目的全部资产的所有权,前后约定相互印证,充分体现了权利与义务相一致原则,充分证明上述表述确为明显瑕疵,并非协议双方真实意思表示。
  但是,无论分工义务中是否存在明显瑕疵,对双方当事人并无实质影响,因为协议双方都清楚彼此的权利义务。在本案中,相关各方根据合同和协议,实际履行权利义务的已知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事实。因此,分工义务中存在的明显瑕疵,并未客观反映协议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未改变协议双方基于分工合作、共同履行合同乙方权利义务的合作合同性质。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故意对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不进行审查核实,故意对协议内容不进行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对分工义务中存在的明显瑕疵进行曲解,将杨丽凤承担的分工义务曲解为委托事项,违背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违背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所证明的事实,明显存在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程日兴道:“老世翁最是仁德的人,若在别家的, 这样的家计,就穷起来,十年五载还不怕,便向这些管家的要也就够了.我听见世翁的家人还有做知县的呢.贾政道:若是实有还好,生怕有名无实了(五)本案再审将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违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冀民申9423号《民事裁定书》认定的基本事实。
  2019年1月8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8)冀民申9423号《民事裁定书》中认定:“本院经审查认为,再审申请人杨丽凤与案外人王娇签订了涉案的《项目合作协议书》,从该协议书约定的权利义务看,原判认定委托关系不当。”并最终以原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指令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再次证明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绝非委托合同关系。
  综上可见,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在认定杨丽凤和王娇的法律关系问题上,存在两个严重问题:
  第一,故意对合同不进行审查核实,既不对合同提出审查意见,也不对合同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更未在裁判文书中阐明不予采信的理由,人为剥离合同与本案事实之间的密切关系,人为割裂合同与协议之间客观存在的内在联系,刻意规避合同的合作合同性质对协议的决定性影响,为将协议双方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隐瞒合同这一重要证据和事实。这是造成本案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出现重大错误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二,故意对协议内容不进行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特别是对协议约定的分工义务、保证金、违约金、利润分配等条款不进行客观公正地审查核实,既不对上述条款明显不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予以审查和认定,也不对上述条款所充分证明的合作合同性质予以审查和认定,却在一审裁判文书第9页中,将杨丽凤依据协议承担的分工义务曲解为委托事项,在第10页中,将杨丽凤依据协议享有利润分配的权利曲解为委托报酬,甚至在第17-18页中,公然明目张胆地故意颠倒合同和协议签订的先后顺序…… 认定的基本事实违背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所证明的事实,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条等规定,明显存在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这是造成本案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出现重大错误的另一主要原因。
  问题五: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为将杨丽凤和李静敏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违背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审判原则,存在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一)本案将杨丽凤和李静敏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规定:“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第八十六条规定:“债务人转移义务的,新债务人应当承担与主债务有关的从债务。但该从债务专属于原债务人自身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七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第六十二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符合所附条件时生效。”
  根据上述规定,李静敏承接王娇的股份,承接的是协议乙方王娇与其约定的权利义务,并不包括协议甲方杨丽凤的权利义务,也不包括合同乙方杨丽凤的权利义务。同时,李静敏承接王娇的股份,还应在协议约定的所附条件符合时,即经杨丽凤同意,王娇向杨丽凤承担违约金责任,履行杨丽凤与王娇签订的协议,与杨丽凤继续保持协议原有的法律关系,共同履行杨丽凤在合同中乙方的权利义务。因此,李静敏与杨丽凤建立法律关系的依据,有且只有杨丽凤和王娇依据合同签订的协议,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法律依据,在合同和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已经充分证明,协议并非委托合同性质的前提下,李静敏和杨丽凤并无建立委托合同关系的法律依据。
  与此同时,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和投资经营常规,李静敏在承接王娇的股份之前,不可能不清楚涉案项目的基本情况,不可能不清楚协议双方的法律关系性质,不可能不清楚各方的权利义务,不可能在不清楚上述事实的情况下,自愿免除王娇、张术龙260万元贷款本金及利息承接王娇的股份,更不可能在承接王娇的股份之后,依据合同和协议继续履行数百万元的出资义务。这是本案已经存在的基本事实,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李静敏就同一事实、同一请求、在同一法院,先后以民间借贷纠纷、不当得利纠纷、委托合同纠纷三种案由,对杨丽凤、王永良进行三次诉讼、两次撤诉,并以案外人荀帅的名义进行恶意诉讼,显然证明李静敏是在故意回避双方之间事实存在的合作合同关系,显然是为将资金链断裂导致投资不能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强加于杨丽凤而恶意歪曲事实。
  再审在裁判文书第25页中认定:“本院再审认为,再审申请人杨丽凤、王永良申请再审称其与李静敏之间系合作关系,但双方之间并未签订合作合同。”公然否认李静敏承接王娇的股份投资涉案项目的基本事实,否认李静敏根据协议实际履行出资义务的基本事实,否认双方之间事实存在的合作合同关系,公然以“双方之间并未签订合作合同”为由,在双方未签订委托合同的前提下,将双方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显失审判中立立场,显失法律公平和司法公正。
  再审在裁判文书第25页中认定:“李静敏通过王娇认识杨丽凤后,将其款项交给杨丽凤办理加气站事宜。”故意对李静敏支付款项的事实和理由不予审查核实,对其款项性质和用途不予审查和认定,公然将其款项认定为“交给杨丽凤办理加气站事宜”,违背合同和协议明确约定的管理费、保证金、违约金等基本事实,明显是为将双方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故意歪曲款项的性质和用途,明显存在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
  再审在裁判文书第25页中认定:“根据在本案多次审理中各方的陈述及李静敏向杨丽凤给付款项之后,杨丽凤协助办理加气站相关事宜,及在项目运作过程中杨丽凤是否投资,是否享有利润等情况综合分析,原一二审法院认定李静敏系委托杨丽凤、王永良办理加气站相关手续的事实,较为符合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与客观事实相符。”公然以“各方的陈述”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否认双方当事人提供法庭的诸多书证所充分证明的合作合同性质,否认合同和协议约定的分工义务、保证金、违约金、利润分配等条款所充分证明的合作合同性质;公然以“杨丽凤协助办理加气站相关事宜,及在项目运作过程中杨丽凤是否出资、是否享有利润”为依据,否认五润公司始终作为涉案项目法人报批事项的基本事实,否认杨丽凤依据合同向五润公司实际支付资金的基本事实,否认五润公司在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中举证证明为杨丽凤垫付资金的基本事实,否认协议第九条明确约定杨丽凤享有利润分配权利的基本事实,明显是将双方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
  (二)本案将杨丽凤和李静敏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在李静敏先后以民间借贷纠纷、不当得利纠纷、委托合同纠纷,就同一事实、同一请求、在同一法院对杨丽凤、王永良进行的三次诉讼过程中,包括以荀帅名义进行的恶意诉讼,李静敏共向法庭提供了四个证据:
  1、银行付款凭证。
  银行付款凭证只能证明双方资金交易时间、金额等相关信息,并不能证明资金交易双方是基于何种法律关系进行的资金交易。因此,该证据对于证明本案双方为委托合同关系并无证明力。
  2、曲阳县公安局出具的证据材料。
  曲阳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证明:“2016年1月19日09时许,李静敏(联系电话:13703123995)报警:2014年4月份至2015年6月份期间,王永良以和李静敏共同开设加气站为名义,由王永良办理相关手续,李静敏出资,先后骗取李静敏钱款392.4万元。”充分证明李静敏是在认可双方“共同开设加气站”这一法律关系前提下进行的资金交易,并非是在委托对方开设加气站这一法律关系前提下进行的资金交易。曲阳县公安局经初步核实虽未立案,但李静敏基于认可双方“共同开设加气站”这一法律关系前提而进行资金交易的已知事实,并不因王永良是否存在诈骗行为而改变双方资金交易时所依赖的合作合同关系。这一证据所证明的事实,显然与李静敏主张的委托合同关系互相矛盾,不仅毫无证明力,而且明显对杨丽凤有利。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均未对该证据所证明的事实未予采信,显然存在故意隐瞒对杨丽凤有利的重要证据和事实的违法审判行为。
  同时,李静敏在曲阳县公安局《询问笔录》中陈述:“他占三分之一的股份,我觉得都是亲戚,就相信他了。”上述陈述虽然是李静敏以王永良涉嫌诈骗行为所作,但李静敏基于认可对方“占三分之一的股份”这一法律关系前提而进行资金交易的已知事实,同样并不因对方是否存在诈骗行为而改变资金交易时所依赖的合作合同关系。这一证据所证明的事实,同样与李静敏主张的委托合同关系互相矛盾,不但毫无证明力,而且同样对杨丽凤有利。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同样对该证据所证明的事实未予采信,同样存在故意隐瞒对杨丽凤有利的重要证据和事实的违法审判行为。
  3、证人庞改俊的证言。
  在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中,一审法院调取的李静敏的银行流水记录证明,证人庞改俊与李静敏的银行账户之间存在大量资金往来,庞改俊曾出资16万元参与了李静敏购买涉案项目用地的过程。同时,证人庞改俊在其证言中陈述有“投资的意向”“想在李静敏的名下持股”“王永良按三分之一分配加气站的利润,李静敏按三分之二分配加气站的利润。”上述证言与一审法院调取的银行流水记录相互印证,与李静敏在曲阳县公安局陈述“共同开设加气站”“他占三分之一的股份”相互印证,不但能够证明证人庞改俊是李静敏投资涉案项目初期的合伙人,与李静敏之间存在明显密切利害关系,而且能够同时证明杨丽凤在涉案项目中占有三分之一股份、分配三分之一利润,是李静敏、庞改俊共同认可的基本事实。上述证据所证明的事实,同样与李静敏主张的委托合同关系互相矛盾,同样对杨丽凤有利。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同样对上述证据所证明的事实未予采信,同样存在故意隐瞒对杨丽凤有利的重要证据和事实的违法审判行为。
  同时,2017年5月8日的《证人笔录》第4页证明,李静敏的诉讼代理人张敏贤询问李静敏的证人庞改俊:“加气站上市后王永良占有1/3的股份,剩下的2/3是谁的?”庞改俊回答:“剩下的2/3当时说是原告的,都是李静敏的。”庞改俊上述陈述与其在证言中陈述“王永良按三分之一分配加气站的利润,李静敏按三分之二分配加气站的利润”相互印证,与李静敏在曲阳县公安局陈述“共同开设加气站”“他占三分之一的股份”相互印证,再次充分证明杨丽凤在涉案项目中占有三分之一股份、分配三分之一利润,是李创业板图形炒作的风格转换静敏、庞改俊共同认可的基本事实,同样与李静敏主张的委托合同关系互相矛盾,同样对杨丽凤有利。本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同样对上述证据所证明的事实未予采信,同样存在故意隐瞒对杨丽凤有利的重要证据和事实的违法审判行为。
  4、张术龙出具的《证明》一份。
  在二审庭审过程中,李静敏当庭提交了张术龙出具的《证明》一份,属于二审审理程序中新的证据,由于张术龙无故未出庭作证,二审未予认定。因此,该证据对证明双方为委托合同关系同样无证明力。
  综上可见,在认定杨丽凤和李静敏的法律关系问题上,从一审、二审到再审并无区别,同样是在李静敏提供法庭的四个证据不但不能证明双方是委托合同关系,反而证明双方是合作合同关系的前提下,为将双方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主要采取了三个步骤:
  第一步:隐瞒证据。故意对合同不进行审查核实,既不对合同提出审查意见,也不对合同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更未在裁判文书中阐明不予采信的理由,人为剥离合同与本案事实之间的密切关系,人为割裂合同与协议之间客观存在的内在联系,刻意规避合同的合作合同性质对协议的决定性影响;故意对协议内容不进行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对协议约定的分工义务、保证金、违约金、利润分配等条款明显不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不予审查和认定,对其所充分证明的合作合同关系不予审查和认定;故意对李静敏提供的对杨丽凤有利的证据所证明的合作合同关系不予审查和采信;故意对涉案项目的报批文书及其所充分证明的合作合同关系不予审查和采信……这是造成本案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出现重大错误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二步:歪曲事实。故意对协议约定的分工义务中存在的明显瑕疵进行曲解,将杨丽凤依据协议承担的分工义昨者你两个师弟,那样好汉,也不曾打得过我黄袍郎务曲解为委托事项;故意对协议约定的利润分配条款进行曲解,将杨丽凤依据协议享有利润分配的权利曲解为委托报酬;故意颠倒合同和协议签订的先后顺序,将签订协议的时间认定为发生在签订合同之前;故意将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认定为“符合委托合同的情形”;故意将涉案项目认定为“王娇的加气站项目”……这是造成本案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出现重大错误的主要原因之二。
  第三步:偷换概念。利用李静敏承接王娇的股份投资涉案项目这一事实,混淆王娇在涉案项目中的股份与涉案项目的区别和联系,将李静敏承接王娇的股份投资涉案项目认定为承接“王娇的加气站项目”,并以此将涉案项目认定为“李静敏的加气站项目”,最终将李静敏和杨丽凤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这是造成本案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出现重大错误的主要原因之三。
  本案将李静敏和杨丽凤的法律关系认定为委托合同关系,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条等规定,违背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审判原则,存在隐瞒重要证据和事实,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行为,明显存在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嫌疑,应当依法追究审判人员故意违法办案背后的司法腐败问题。(未完待续,请见下)
  控告人:王永良 电话:13933899318
  2021年2月21日       ”宝钗道:“可又来,老爷太太原为是要你成人,接续祖宗遗绪。你只是执迷不悟,如何是好。今天的大跌根本就不是因为中芯国际!是这个新闻啊!大科技需要清仓吗?。”宝钗见他羞得满脸飞红,满口央告,便不肯再往下追问,因拉他坐下吃茶,款款的告诉他道:“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弟兄们也有爱诗的,也有爱词的,诸如这些`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后来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丢开了。所以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倒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何况你我。就连作诗写字等事,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究竟也不是男人分内之事。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糟踏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正经的看也罢了,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此处是个太平境界,入更时分,尚未关门,径直进去,行到王小二店门首,只听得里边叫哩。别说你读懂了《富爸爸穷爸爸》揭露富爸爸背后真正的秘密(上)。”说着将荷包递了上去,又道:“平姐姐教我回奶奶:才旺儿进来讨奶奶的示下,好往那家子去。平姐姐就把那话按着奶奶的主意打发他去了。"凤姐笑道:“他怎么按我的主意打发去了?"红玉道:“平姐姐说:我们奶奶问这里奶奶好。原是我们二爷不在家,虽然迟了两天,只管请奶奶放心。等五奶奶好些,我们奶奶还会了五奶奶来瞧奶奶呢。五奶奶前儿打发了人来说,舅奶奶带了信来了,问奶奶好,还要和这里的姑奶奶寻两丸延年神验万全丹。若有了,奶奶打发人来,只管送在我们奶奶这里。明儿有人去,就顺路给那边舅奶奶带去的。你不惹我,我好寻你?只因你狐群狗党,结为一伙,算计吃我师父,所以来此施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