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9|回复: 0

《大学日记》(八十九) 中小学校网课在即,高校开学遥遥无期_中小学校遥遥无期在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9 21: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小学校网课在即,高校开学遥遥无期
  小说连载/刘孟虎
  时光不会因为疫情而停滞,缺雨少雪艳阳高照的春节刚过,春天似乎比任何年份都来得早了。塞向墐户的隔离日子,让人们忘却了春天的存在,偶尔出门收取快递时,才感觉到时间依然不知疲倦地流逝着。
  院子比屋子里暖和多了,路边的黄杨发出茶树一般的嫩芽,花园的黄土早被不知名的野草占领。刚刚返青的月季花开了,红的、黄的、白的……羞羞答答,像瞌睡人的眼睛。这就是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一年的正式开始。
  就连一株株景观树也发绿了,枝头上顶着毛绒绒的球球,在冒着烈焰的太阳下,摇曳着,仿佛要告诉你他的梦!街道边上的樱花也许开得正盛,还是那么花团锦簇,压弯了枝头吗?
  大概没有谁告诉蜂儿,疫情在肆掠吧?也就不知道自我隔离,辛勤地从这朵花儿出来,又钻进另一朵花儿里去了。蝶儿也不甘落后,拍打着花瓣似的翅膀,刚飞过来,又飞过去了。
  估计辛劳有免疫力吧,或者新冠病毒根本就拿它们没有办法。多想化作那自由而又勤劳蜂儿、蝶儿啊!去拥抱春天,酿造甜蜜的生活。
  红叶李的花,可能在一片片地随风飘落着,用最原始的方式亲吻着大地。以之换来火一样红的叶子,把自己妆扮成,美丽的春姑娘,把五彩缤纷的花儿,撒到各家各户,甚至每个隔离已久人的心田。
  迎春花一定是在疫情最严重的时间,悄悄地开过了,孱弱的花瓣早已化为泥土,滋养着碧绿带刺儿的枝条,疯狂地生长着疫苗走的mrna疫苗暗线西藏药业冠昊生物。关注华森制药,迅速的绿遍了人家的篱笆。
  沉寂已久的年级群里,这几日开始活跃了起来,基本都是询问着开学的事儿。大概是在家待久了,腻味了吧?想到了集体中的快乐,从那急切的语气中,都能感觉到他们连一天,都不想在家里多呆了!
  学生们往往就是这样,在学校时,盼望着放假,总是找各种借口提前回家,说是想妈妈了,其实是想改变一下环境,好让自己能快乐起来!
  等回到了家,父母们认为孩子在学校没有吃好、喝好、玩好,总是变着法儿地补偿。还是家里好啊!无需早起上课,没有了各科作业,考试的压力非常遥远,甚至可以忽略不记,总算可以自由支配每天的时间了。
  年前可以呼朋唤友地到处乱跑,餐厅、舞厅、游戏厅;网吧、酒吧、听吧……,刚从东家出来,又到西家去了。如果还没有尽兴,给家人打个电话、撒个小谎,还可以夜不归宿!真的把日子过成神仙。
  年后,受疫情的影响出不了门,也没有什么啦,约上朋友打网络游戏,也是挺不错的选择呢!网络空间因为虚拟而毫无限制。不分昼夜的嗨皮,就算是拿时间换空间了,虚拟的空间,要比现实空间更自由!
  家长们常常体恤他们上学辛苦,放松放松没什么不好!睡得晚点、起得晚点,甚至通宵达旦、夜不归宿,没什么大不了的!出门大半年,不能让他们忘了家的味道啊!于是,就变着花样儿做好吃的,这种待遇,让他们误以为成了客人!
  时间长了,家长的热情逐渐减退,不再那么殷勤了,重回家庭的接待流程进入了尾声,毕竟他们不是客人,怎么可能一直享受客人的待遇呢?
  慢慢地,他们有了失宠的感觉,甚至被边缘化了。原来家庭也会慢慢变得乏味、甚至无聊,日思夜想的父母,有时也让人讨厌!最后竟然认为:“凉州虽好,不是久留之地啊!”
  年前家长似乎很忙?早出晚归地忙着自己的工作,怎么可能天天陪着他们呢?而他们也没有闲着呀!“王者荣耀”从大一就开始玩儿了,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呢?各忙各的吧,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
  自家的孩子,已然长大了,总要体切一下大人吧?帮着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不是很应该吧?他们呢,认为做家务是大人们的事情,历来都是这样,况且,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不也有家务吗?
  也许是在学校,按时进餐养成了习惯,在家里怎么就不能保证呢?学校食堂怎么说,每顿都有几十种菜品可供选择,而家里的饭菜基本上都是老三样。叫个外卖吧,他们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给谁看呢?
  感恩尽时、怨愤随之就来了,平常各自还是保持着克制,一旦有了导火索,矛盾便爆发了!常常是在父子之间,母女之间,开始流露出了不满,互怼成了家常便饭。
  父母亲忙得不可开交时,便没有了耐心,再加上一些烦心事,需要子女搭把手的时候,便会唠唠叨叨。年轻人最怕絮叨个不停了,烦到了极点,又似乎唤起了往日的逆反心理,也会拍拍打打。
  看着儿子机不离手,气就不打一处来,埋怨道:“这么大小伙了,不能出去做事也倒罢了,一点脸色也没有,帮妈妈干点活不行吗?”儿子也不肯示弱,已经忍耐好久了,便怒怼道:“你是她丈夫,更应该积极主动一点啊!”
  于是,语言冲突、冷暴力发生了。好在有母亲从旁调解,不至于让矛盾升级为肢体冲突。这时候儿子便说:“还是妈妈好啊,你这个爸爸不会是假的吧?”一句话让父亲无言以对,低头思考:儿子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是不是他也知道了点儿什么?
  饭菜上桌,首先是父亲开始挑剔,不是说:“打死卖盐的了!”就是说:“咱家没盐了吗?”或者是说:“看你这油放得怎么吃呢?”本来母亲是强忍着,劝到:“凑合吃吧!”刚按下父亲,女儿那边又起来了,看着父亲埋怨道:“是啊!天天这样,谁受的了啊?”
  于是,母女大战上演了,有父亲从中斡旋,打是打不起来的!但母亲越想越气,愤怒的反问道:“我是你女儿啊?”女儿也不示弱,把嘴一撅:“是不是,你不知道啊?”母亲说:“以后我管你叫妈妈得了!”
  女儿一边看着父亲,一边冷笑地说:“你真要这么叫,我也没意见!”母亲已经愤怒,“嚯”地站了起来,准备撕碎那张小嘴时,父亲立在中间,满脸堆笑地呼吁双方:“冷静!”
  又是持久的冷战、压抑,让他们开始想到了逃离!并暗暗发誓:“再也不回来了!”如今春节已经过完,开学即将临近,怎么还不见开学啊!这样无限期的推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真是烦死人了!”
  开始埋怨起新冠病毒来了:“不早不晚偏偏在假期中来,什么意思嘛?”明明知道这是场天灾,怨不得谁的。呕气不过也少不了骂它几声:“没长眼色的东西,去哪儿不行啊!偏偏盯上了中国!”
  于是,在班级群里发信息道:“大侠们:谁知道咱们的开学时间呢?”也有人问:“今年不会不开学吧?”还有人说:“愁死了,这日子怎么过呀?”没有人知道开学的事儿。
  婉婷也在等待着辅导员的通知,谁也不敢轻易答复。要是在平常,大概已经有同学,返回学校了,如果没有开学,在校外宾馆登记一个房间,逍遥自在地等待开学报到日子,也胜过在家受气!
  住宾馆虽然会比较花钱,可是没有别的选择啊!一旦逃离了家庭,如同老虎归了山、小鸟出了笼,多好啊!超支的费用以后慢慢再省呗,或者找机会向父母讨回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也有人在群里预测说:“估计本学期四五月份开学,就算最早的了!”这下群里便炸开了锅。大家怨声一片:“这是什么操作!”有人开骂了:“坑爹啊!”有人叹气道:“这日子过不成了!”
  理智点儿的同学说:“疫情如此严重,开学就等同于找死啊!”大多数同学估计得不错:“可能要上网课”。也开始有人放水了,阴阳怪气地说道:“还不如不开课呢!”
  也有人幸灾乐祸了:“在家隔离挺好,吃喝不愁,游戏不停啊!”有人发了愁,无可奈何的地说:“没有WIFI怎片仔癀的股价很高了吗?么上网课啊!愁死了。”
  开不了学、上不了课,有人欢喜有人愁!上网课,也只是权宜之举,有人欢喜有人愁!即使永远开不了学、上不了课,也会有人欢喜,有人愁啊!百姓百姓各姓不同,没有规矩难成方圆啊!
  婉婷盼着开课,却没有任何信息,刘玉兰却最先接收到了学校的通知:“准备好下周一开始上网课!”她这下慌了神,从来没有在网上授过课,现在信息技术也不是很熟,操作不了怎么办啊!还真有点紧张了。
  家里只有婉婷的电脑玩得最溜了,可以算是专家了。在婉婷房间,没等刘玉兰开口,婉婷便贡献出了笔记本电脑,并大包大揽地说:“妈妈:我就是你的技术助理,这儿就是你的直播间!接下来就看学校使用什么平台了!”
  镐京区统一使用的是“AVA教学平台”,要求教师和学生家长做好准备。为了让妈妈尽快适应直播,婉婷还安装了QQ直播,让妈妈先试着练一练,粉丝当然是家里所有人了。就这样,刘玉兰紧锣密鼓地,准备着直播教学了。
  怎么能素颜出镜呢?无论如何都要捯饬捯饬啊!婉婷帮妈妈化了妆。刘玉兰拿镜子一照惊叫道:“妈呀,太浓了吧!”又是一阵紧张,换上了淡妆之后,直播开始了。婉婷倡议:“家里的其他人都做妈妈的粉丝!”
  赵德平第一个响应,在卧室里听课,婕儿与婉婷躲在客厅观看。刘玉兰有点紧张地做了一个开场白之后,网上直播课程开始了,她很快就适应了,感觉不错,甚至还喜欢上了直播!
  兴奋不已的她,遗憾地说:“如果能把我多年准备的课件,展示出来就更好了!刘玉兰从教近三十多年来,精心制作、反复修改的多媒体课件,是她心血的结晶,如果能用来辅助教学就更好了。
  “用腾讯的屏幕分享啊!”婉婷顺口说道,何谓分享屏幕呢?就是在QQ群里,点击屏幕分享功能,就可以把自己的电脑屏幕分享出去,群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此屏幕。
  那就试试吧!在家庭群里,婉婷指点妈妈,点开了屏幕分享,群里每个人,不仅能听到她的语音,而且可以看到她打开总龙头跌停!盘面惨不忍睹的课件。不仅如此,还有白板功能呢!用鼠标在上面写字,其他人也可以看得到。
  师生之间的教学互动也很顺畅,教师可以随时提问,学生也可以通过语音回答。更重要的是当学生打开视频时,大家都可以看到对方,跟在教室里上面授课没有区别。
  试过之后,刘玉兰几乎要跳起来了!“我如今也成网红了!”上网课的信心更足了。她完全可以象网红那样,用她甜美的语音,如涓涓细流,把科学文化知识,传授给同学们!
  今天是8号,10号便是下周一,就可以在网络上与同学们见面了。刘玉兰高兴地不知说什么好了,婉婕在一旁,冷不丁冒出一句来:“妈妈,那我怎么办呢?”
  刘玉兰这才回过神来,自己上网课是讲课,婉婕也上网课就是听课。“那就用你爸那台电脑吧,到时候你们老师把链接发过来,你就可以听课啦!”
  婉婕高兴地下了楼,找赵德平要电脑去了。婉婷往床上一躺,说道:“要是同时开课,我哪来的电脑上课呀?”刘玉兰这才意识到,家里只有两部笔记本,根本就不够用呀!只顾了自己的网课,却忘记了婉儿也有网课需求啊!
  楼下卧室,倒是有一台电脑,虽然比较老旧台式电脑,也不常用,总比没有要强吧!只是没有视频通话设备啊!过去买的时候,觉得没什么用,就没有买。今天必须要用了,才觉得遗憾。
  还是婉婷的办法多啊!她说:“现在的电脑设备,都是即插即用的,说不定买一套语音通话系统,就可以上网课了!”可现在是疫情期间,上哪买设备呢?“网上买啊!”婉婷灵机一动,问题就解决了。
  现在从网上下单,设备三天左右就可以到家,不会误事儿的。最后决定:婉婷用还是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在二楼听课,刘玉兰用赵德平的笔记本电脑,在楼下卧室讲课。
  至于婉婕嘛,把那台式电脑搬到客厅,安装上视频通话硬件,由赵德平监督着,上网听课,挺不错的。就这样把一切都安排停当,只等学校的最终安排了。
  静下来之后,婉婷又开始担心起李振国来,他家没有WIFI,只能通过手机流量上网课了。等正式开了课,从早到晚,从周一到周五,那得消耗多少流量啊!即使包月,那费用振国怎么舍得花呀!
  婉婷发信息问道:“学校如果上网课,你怎么办呢?”振国回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啊!”这也是他没有办法的回答了。婉婷直接发给振国一个红包,振国立即回复道:“什么意思?”
  婉婷担心他不会收,便说:“春节发给你的红包啊!”振国说:“春节早就过了,况且我也没发你红包啊!”婉婷说:“红包嘛,想发就发,还要分过不过节吗?谁说你发了之后,我才可以发给你呢?”
  “你这是在可怜我、施舍我!”振国好半天才回复道,婉婷也听出来了,这是他的自尊心被刺痛了,心里敏感在作怪。这红包他肯定不收,婉婷觉得自己又犯了错误,多说无益,只好随他去了。
  第二天,婉婷那里还是没有消息,刘玉兰却等到了学校最终安排的通知。区教育局为了节约教育资源,统一部署,安排了全区优秀的中青年教师,给中小学各年级学生,统一讲授网课,其他老师只给自己所带班级的学生,做好课外辅导工作就行了。
  也就是说,全区每门课程只需一位老师,为所有的学生授课了。刘玉兰不用上网课了,这使得她多少有点失落,更多的是一种解脱,人到中年了,热情在逐渐消退,青春的激情已荡然无存了。
  话虽如此,但对于为小学教育事业,辛勤耕耘大半生的刘玉兰来说,心里总是不得劲儿!
  刘玉兰虽然也是优秀教师,但年龄大了,都快办理退休了,所以领导上,可能是不忍心让她太劳累,也可能是让中青年老师多干点吧!没有安排她科技龙头透露产品价格全线上涨!节后机构潜在目标曝光(名给学生上网课。
  尽管赵德平也这样宽慰着她,但在刘玉兰的心里总觉得不舒服。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连课都不让给学生上了?或者是嫌自己的课已经不受孩子们的欢迎呢?
  甚至她还想到了,是不是因为赵德平去年得罪了李局长,被降职、调离还不够解恨,准备在自己身上打主意了!回头一想,打压自己有什么意思呢?反正都是快退休的人了,又没有犯错”国王大喜道:“寡人做了二十三年皇帝,更不曾看见活龙是怎么模样误,他们还能开除了自己不成?
  婉婕说:“那我怎么办呢?”刘玉兰笑着说:“你是学生,自然要上网课了!”这样一来,电脑也不再那么紧张了。刘玉兰可以更多的为家人,搞好后勤服务工作。
  而为她配备的那台电脑,就可以作为课外辅导学生的工具,也可以用做上网课的备用设备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婉婷把书桌安放好了,电脑屏幕打开着,各种笔记本儿都准备好了。婉婕这时端着电脑在房间,选择着最佳的听课位置,一家人总算有事儿干了!
  赵婉婷的班级群里,依然没有任何信息,不可能是辅导员老师,把同学们给忘记了吧!也许学校还没有安排好课程,或者是教学平台还没有搭建起来吧。
  按理说,放假早,就应该收假也早啊,但目前的情况是,连婉婕都开学了,下周一就可以上网课了。而自己年前假放得那么早,开学却遥遥无期,上网课就更没有影儿了!
  有几次,婉婷想问问辅导员唐老师,但最后都忍住了。各位教师的工作经常调整,唐老师不一定还是自己班的辅导员,这么冒冒失失地打电话,多让人尴尬呀!
  只要安排好了,自然会有人给班里通知,如果没有安排出来,你问也没有用。再者,今年是特殊情况,开学时间一再推迟,也不奇怪啊!       却说那厮们磨快了刀枪,吃饱了饭食,时已五更天气,一齐来到园中看处,却不见了。”真个把葫芦往上一抛,扑的就落将下来,慌得个伶俐虫道:“怎么不装!不装!莫是孙行者假变神仙,将假葫芦换了我们的真的去耶?”精细鬼道:“不要胡说!孙行者是那三座山压住了,怎生得出?拿过来,等我念他那几句咒儿装了看。”  宝玉无精打采的,只得依他。晃出了房门,在回廊上调弄了一回雀儿,出至院外,顺着沁芳溪看了一回金鱼。只见那边山坡上两只小鹿箭也似的跑来,宝玉不解其意。正自纳闷,只见贾兰在后面拿着一张小弓追了下来,一见宝玉在前面,便站住了,笑道:“二叔叔在家里呢,我只当出门去了。洞门外有几个小妖跳舞,见了悟空就走。大健康产业的概念及第一二三产业分类。龙头战法再擒涨停板——牛否?牛否?应是绿肥红瘦!。每日最优二板,及超短的数个方向策略7月29日周三。”一语未了,只听得一阵风声,竟过墙去了。恍惚闻得祠堂内К扇开阖之声。只觉得风气森森,比先更觉凉飒起来,月色惨淡,也不似先明朗。众人都觉毛发倒竖。贾珍酒已醒了一半,只比别人撑持得住些,心下也十分疑畏,便大没兴头起来。勉强又坐了一会子,就归房安歇去了。次日一早起来,乃是十五日,带领众子侄开祠堂行朔望之礼,细查祠内,都仍是照旧好好的,并无怪异之迹。贾珍自为醉后自怪,也不提此事。礼毕,仍闭上门,看着锁禁起来。贾珍夫妻至晚饭后方过荣府来。只见贾赦贾政都在贾母房内坐着说闲话,与贾母取笑。贾琏,宝玉,贾环,贾兰皆在地下侍立。贾珍来了,都一一见过。说了两句话后,贾母命坐,贾珍方在近门小杌子上告了坐,警身侧坐。贾母笑问道:“这两日你宝兄弟的箭如何了?"贾珍忙起身笑道:“大长进了,不但样式好,而且弓也长了一个力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