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回复: 0

墨彦_墨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9 12: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同治年间,有个小县城,却常年车来车往, 熙来攘往。按理来说,明明地方偏远,人口稀少的小县城即使是烧香拜佛也难得修来如此盛况。但在那时有一种重利且轻别离的职业——行商坐贾,这个小县城旁边便是一个药材之都,本来这与小县城能繁华也没什么关系。只是平时这些行商大都选择通行的陆路的税收翻了个番,迫使这些心在流血的铁公鸡们不得不另辟蹊径。这不,地处偏远的小县城便被人所发掘出其宝贵之处,逐渐成为这些行商们的必经之路,就这样一个地处偏远的小县城便鲤鱼跳龙门般也开始享受一些著名城市的待遇。
  话说回来,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个小县城里的人也开始参与到行商坐贾的潮流之中,只不过上岸的人屈指可数而已。而今天我们讲的便是其中的一个盐商大户——墨家。墨家家大业大,只不过有个规矩,家业必须由长子一脉继承,其他子嗣凡已成年,必须离开家自力更生。这就造成了庞大的家族实际上只有直系一脉的人,其他的则是仆人和女眷。而到了这一代的接班人,叫作墨荣毅。为人本质不坏,但步了古来一些纨绔子弟的后尘——爱赌。爱赌到什么程度呢?若无下人呼唤,可在赌场内赌上个七天四夜,饿了便吃几粒蚕豆,满眼通红地接着再赌。所谓散财容易聚财难,再加上墨荣毅性子倔,谁要劝他一句必定被骂得头破血流,所以即使是这样莫大的家产也终究难逃一劫。好吧,家里的积蓄已经快被赌得差不多了,当众人以为他会就此罢休之时,谁知他非但不改,还赌了把大的,以老祖宗留下来的房契和次新 金属铝板店铺作为抵押,想以此将本赚回来,然后就此收手。结果,不出意料之外,玩火终究会引火上身,欠下了一笔巨债,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大少爷哪有能力偿还,见讨债的人上门,便逃往外地去了。
  墨荣毅是一跑了之了,可她的妻子周颖却要替他受罪了。讨债的人天天上门要债,可她哪有钱来偿还。好在周颖有些法子,讨债的一上门,便先痛哭一场,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还别说,这法子好像还真的有效,上门讨债的人也不知是动了恻隐之心还是如何,来的次数渐渐少了,到了最后索性不来了。虽然债是不用还了,可母子俩可怎么活呀?眼看两人就要被赶出周家宅子了,不过好在墨家的老祖宗有些忧患意识,一次偶成功的路上一定有您---资金管理的三个层次然间周莹发现了老祖宗埋在墨家大院的一笔钱。虽然宅子是没有了,但是周莹用这笔钱将店铺赎回来了,也该说不愧是生意世家出来的人,周颖靠着一手经营能力将店铺开得是如日中天,也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生活上得到了满足,接着便该是精神上有所需求了。该如何满足呢?没错,从娃娃抓起,不能让孩子输给别人。在物理措施方面,周莹专门去附近派人打听最严厉的先生,那些长得斯斯文文的,不会用武力管教孩子的,统统都不要!在精神层面上,周莹拿出邻家孩子考取功名之后功成名就的鲜明例子,之后便苦口婆心,孜孜不倦,循循善诱地劝说着。要说这孩子,意志也算坚定,换个性格软弱的,说不一定也就糊里糊涂的答应了。不爱读四书五经,不爱考功名利禄。那么他喜欢干什么?民间有项娱乐搏戏-斗鸡,利用鸡好斗的特点来举办比赛,虽然规模虽小,也别有一番乐趣。他是喜欢斗鸡吗?但其实不是,这太俗了,他喜欢更雅一些的——斗蟋蟀。蟋蟀个头小,力气却挺大,而且有的时候看似不起眼,个头小的蟋蟀甚至能越级打败个头大的蟋蟀。就这样,一寻到机会便出来斗蟋蟀的他回去之后自然少不了一顿毒打。见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对他实在失望的周莹在一次气过头的时候把他赶出了家门,只是当他走之后眼里没有落下一滴泪水,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空壳似的名字——墨彦。
  终于陷入到一个举目无亲的境地了,但总归是要活着。不过还好,墨彦到邻村的一个客栈寻得了一份差事。刚开始,端茶送水,拖地洗碗,无所不做,虽然如此,但墨彦终不觉累。唯有薪资太薄,食不饱而已,每至深夜,为饥而醒,无以,以布条紧裹,以求其缓。然不知为何,其掌柜仍视其关于特斯拉无钴电池如眼中刺,肉中钉。稍稍犯错便破口大骂,但为其生计,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虽然生活上不太如意,但墨彦还是一有机会便忙里偷闲去斗一斗蟋蟀,每当取得胜利,烦恼也就如同过眼云烟般烟消云散了。
  一日,墨彦见一书生,虽相貌平平,但倍感亲切。便上前交谈,不谈不相识,一谈如见广陵散。相约至茶馆再叙,只见书生不谈四书五经,也不谈天文地理。倒谈论一些前所未闻的各地的娱乐习俗,比如说京东民间花会,潍坊风筝,果子仗等等。甚至还懂得将周易中的玄学之术运用在民间娱乐搏戏之中。相谈之后墨彦只觉得意犹未尽,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那书生结账临走之时指了指茶馆内悬挂着的一栏小簿子,说道“这上面便是文人雅士结交笔友之处,其中也有不少奇人异事,若你有兴趣,也可在上面写上一写”,墨彦一笑并未放在心上。书生临走之时还赠送了一支玉坠,墨彦虽百般推辞,但耐不住书生直接将玉坠推至怀中,然后便转身而去。
  也正巧,在回去的途中,墨彦突然发现路边有个卖蟋蟀的小摊,便停下脚步看上一看,没想到在众多蟋蟀中竟有一只蟋蟀,那蟋蟀个头奇小,触角和四肢也不似其他蟋蟀般有力,但唯有一点,其翅膀颜色竟是通红。上去一问才知,这只蟋蟀是在山上偶然碰到的,本来是想留着自己玩乐,但养了几天一看发现这蟋蟀病怏怏的,便拿出来叫卖了。虽然这蟋蟀看着瘦弱了点,但这样奇特的还从没见过,墨彦便有了想买下来的念头,但谁知那老哥举起五个手指头。“五文?”“五两!本来上一个看着像少爷的人已经一口友情价十两将这只蟋蟀买下了,但当时貌似没带钱,我在这等了一个礼拜,也没等到他拿钱过来。现在给你打个半折已经是仁义至尽了”。墨彦曾尝试着和这位老哥讨价还价,但得到的结果是一个子都不能少。可墨彦哪有这么多钱呢?这时腰间好像有个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墨彦思考再三后还是决定拿这个玉坠换作蟋蟀,可哪知那商贩说“这坠子顶多值个三四两,你想拿它来蒙我,门都没有!”那该怎么办?回家之后的墨彦左思右想,物质条件无法得到满足也就算了,连精神上也得不到才是真的噩梦。便想起了之前的伙伴,陆陆续续的总算借齐了这一两,之后也就欢天喜地的把蟋蟀抱回了家。
  快乐的时间貌似总算过得很快,不知何时,墨彦好像染上了咳嗽,初始并不觉得有什么影响,依然过这样透支身体的生活。但突然有一天,在给客人倒水的时候只觉得气闷难耐,吐了一口闷血,紧接着便感觉天旋地转,晕了过去。醒来之时,只依稀见着一个大夫在抓药。那大夫见到墨彦已醒,便走上前去,道“ 醒了?觉得怎么样?”墨彦想起身作答,但只觉得全身无力,胸痛不已,只能点了点头以作应答。接着大夫又回去继续抓药,不过走到一半,脚步慢了下来逐渐停了下来,仿佛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接着又回来了,说道“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把这病给你讲清楚为好,以便你有个心理准备,其实你这肺病已熬至晚期,再加上你的身体血气不足,虚弱不已,我也是实在无能为力了,只能吃些药先压它一压。至于之后,也只能看天命了。”听完大夫说完的话,墨彦只觉得眼前一黑,但事实既为事实,那又什么办法呢?抓完了药,墨彦便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客栈那里。可谁又知,回去之后,只见那掌柜已将他的行李收拾好了,又很客气地把他送出了客栈。
  算了,反正也没有多少天了,过一天也算是一天吧。不过,看着手中的几文钱,该去哪儿呢?又能做些什么呢?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面孔,然后便去了一个应该去的地方。
  最近茶馆文人笔谈中出现了一副新面孔,说天谈地的已经不稀奇了,稀奇的是这位朋友在小簿里给大家介绍蟋蟀的养法,更稀奇的是在文章的开头提起了一句“吾时日已不多,姑且珍惜。”这倒是有些意思,让我们来看看下面各位同仁的评价。例如这位的“三千世界,芸芸众生,凡为人,皆有七情六欲,刀刃再利,也扎不断三千烦恼丝,学识再渊,也弄不清三生因缘果。虽说人生苦短,又何必介意,虽不知吾友困于何事,但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望吾友勉之。”又如“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古往今来有多少欺世者,自视聪慧,博取世人同情,若真时日不多,哪来闲情逸致和我们这群文人书生相谈,只怕是借此机遇骗取钱财而已。望各位同仁慎之,勿听信巧语”。
  总之这位朋友成为了文人中不可不谈的人物之一了,不过再见到这位朋友的字迹时,已经是三日后了。这一次给文人笔友介绍的是一只有着通红翅膀的蟋蟀,讲述着细心将其护养之后战无不胜的事迹。不过这一次留下的话则是“吾咳嗽不止,夜难以眠,次日不得已恳求买几片生姜,以水熬之,以使其缓。”接着我们看评论,勉励的话就不再多提了,来看看这位仁兄的“汝本领之高超恕常人所不及,连优伶也难以及之。汝有只红翅蟋蟀,即使布衾多年冷似铁,也可拿蟋蟀易些钱财,又何必至此。罢了,汝好自为之。”
  又是连着好见天没见着这位朋友。不过,今天这位朋友好像又来了,他这一次没有分享什么,只是留下一句“吾想吃饼了”。不过说句实在话放量突破中枢结构,是上新高还是假突破?,好话说的再多也不会让白骨生肉,让不治之人的身体得到康复。而要伤人心,一句恶言便足以。“汝何秀,如有闲钱来茶馆喝茶,何至于连一个烧饼也买不起”。不过这一次,这位朋友已经不会再来了……
  回到另一边,一间破旧的草屋里,一个瘦骨嶙峋的人躺在茅草之上,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副少年模样,不过面上已透露着死灰像。跟前有张小桌,不过这桌已被虫蛀鼠咬,摇摇欲坠罢了,桌上一瓢过半的水和一个没有蟋蟀的蛐蛐罐,仅此而已。忽然只见这人表情狰狞,一手抚着肚子好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样,接着四肢仿佛断翅的蝴蝶落了下去,陷入了昏迷之中,不过在昏迷之前,脑海里仿佛出现了蟋蟀的叫声。




  军工打空间,科技和大消费助攻,芯片借利好出货!醒来之时,眼前出现了一个长相怪异的老头。这老头看其一醒要起便示意其躺下,然后便娓娓道来,他在回家的路上偶然发现了这个年轻人,有点意思的是他单名一个喜,身为大夫的他不喜欢去看病,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走遍各地去收集那些奇特的药草,并且尝试药效。而这一次,他刚从波斯那弄来了一株奇草,也不知道是什么药性,不过当地人称这是救命时服用。便死马当活马医,让这个年轻人服下了。谁知竟然真的救活了。然后便对这个年轻人说到“休息几天便无碍了“。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地方又出现了一个大户人家,只知道这个人是做丝绸生意发家的,夫妻两养有一子,也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一个小名——“喜儿”。这个小孩天资聪颖,四书五经皆能倒背如流,连私塾的先生也都赞叹不已。却天性好玩,常偷偷从家里溜出与周围邻居家的孩子们斗蟋蟀。然而夜半总能听见孩子啼哭声。第二天邻居起来一问才知道,其为男女混合双打,使得众人苦笑不已。不过正因如此,后官至殿阁大学士。学生问及,常以“盖余之勤且艰若此”以答。
  ”       闪崩之后,预增公告火速救“价”!“东北茅台”股价暂时稳住了,二股东减持年底见分晓…。7月收官策略!。竞价一出来就已经决定了当天脉搏。不确定性的周四周五,今天的大跌反而有了确定性,明日预案。记录第42日。重磅!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机遇来了!。开启乱弄模式!。一齐下去,被行者看见: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