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7|回复: 0

生活远比小说惊悚,江湖无处不在_惊悚远比无处不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9 21: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长大后总有忧伤的故事)
  那天在街边撸串,东子突然说,他离婚了,想去死。
  我说离婚有什么悲伤的,老子还没结婚呢!
  东子问我,你没离婚,但你有没有失恋?
  喝了几瓶啤酒的我眼角湿润,他妈的三十多年过去,老子除了忙什么狗屁事业,净忙着失恋了。
  那天晚上,我喝到断了片,是东子送我回去。他说,我从车上下来一直在哭,边哭边跑,而且哭得特别大声,等进了房门……倒头就睡。
  这充分说明,我在家里很怂,出了门就张狂,张牙舞爪的那种狂妄。
  东子很郁闷,他处在人生三十多年的最低谷,原本打算我能劝慰几句,没想到在离婚的当天,他反过来要照顾我。
  为此,我第二天又摆了一场,请他吃火锅,不容易喝多酒,好好听你的悲伤故事。
  东子开始讲他的第一段爱情,他在医院的信息科工作,知道做药品的都要统方吗?有人因为这个贪了几百万被抓。
  我知道,对卖药的医药代表来说,统计药品用量是他们的刚性需求。但是对医院的技术人员而言,做这事犯法,抓住后判十几年的都有。
  东子是个好人,也是老实人,我相信他不会去做。
  他说第一个女朋友卖药,走的是医院口。
  那时候,他刚入职,她也刚入职。
  女孩叫影影,清纯可爱,颇有几分姿色。
  她站在办公楼下进不去,后背靠着墙,累了就坐在地上,等着医院信息科的人出来。
  她不知道,人家这座楼还有后门、侧门、连廊、安全通道,她守的位置并非唯一出口。她也不知道,做这事的未必是技术人员,还有药剂科、病房、统计室,一些报表也能统计的出来。
  就这么一连三天,她都快要急哭了,明明总共才卖给医院药库两千支药,呼吸科的主任说他们一个科就用了三千五,要是照这个付回扣,她得亏死。
  到底医师用了多少药,谁能告诉她?
  可她等的人,迟迟没有出现。
  东子年轻,心肠也软,在同事们纷纷嘲笑女孩傻的时候,他假装无意中路过门口。
  影影见到他,仿佛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拉着不让走,承诺各种好处。
  什么钱啊,按晚来天已雪,续饮一杯呗~实际用量的一定比例给你,公司有这方面的专项资金,不是我自己的哦。
  什么活动啊,去风景名胜开会,去很多城市有人接待,甚至还有机会出国,我们公司招待规格很高的。
  那是十多年前,东子只需轻轻动动手指,写好查询代码后,运行几秒钟的功夫,便可以赚到几百块。要是用量大了,或者多联系几个厂家、多一些品种,每月几千,甚至几万,都不在话下。
  东子有些不知所措,他肯“无意”中邂逅女孩出于怜悯,并非为了钱,只是单纯想给她指一条道。
  影影见他迟迟不表态,憋屈几天的泪水还是出来了。我一个小姑娘家,头一次出来工作,遇到困难没人帮,求爷爷告奶奶找不到门路,这不是要人命吗?
  东子本打算说出解决的办法,自己不犯法,女孩又能得到想要的。
  这时候,影影不合时宜的来了句:“我要怎么做,你才肯帮我呢?”
  要是男人说这句话,恐怕不会有人误解。偏偏说话是女孩,一个脸颊带泪、楚楚可怜的人儿,一个明眸皓齿、我见犹怜的女孩。
  东子在楼上偷看她时,觉得有种初恋的感觉,尤其她的侧脸,非常像日剧里的新垣结衣。
  东子肯从她身边走过,一半是怜悯,不忍心见这么漂亮的女孩整日在楼下空等。另一半心存幻想,以为她可能单纯的对自己有好感,甚至爱上自己。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小处男的简单逻辑,但影影的话显然吓到他了。
  在社会的很多角落,没有爱情,只有暧昧。没有阳光,铺满雾霾。
  以至于,东子狼狈逃走,从此不敢从这个门出入。
  从此,影影也没有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找到新的门路。
  至于他俩后来怎么勾搭上的,一度谈了三四年恋爱,甚至到了谈婚论嫁见父母的阶段,这里面有没有利益的纠葛,我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东子要继续讲他的故事时,我收到一条信息。
  很巧,影影发来的,她说公司出大事了,要人命的那种,让我赶紧回去处理。
  没办法,作为她的同事,而且是公司内同一个阵营的,我只能对东子说抱歉,哥们有急事,先结账了,你慢慢吃。
  ……
  赶回公司时差不多晚上九点,外面天色大黑,影影半躺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双腿交替搭着茶几边,嘴巴里叼着一根细细的金陵十三钗。
  我一屁股坐在她旁边,伸手把已经点燃的香烟拽下来,放在自己嘴里咂了两下,味道还不错,就是不够劲,没等抽完,摁死在烟灰缸里。
  “你瞧瞧你,东子说你以前清纯,不施粉黛仍貌如天仙,像他妈的新垣结衣。现在呢,叼着烟卷,翘着二郎腿,抹着口红,戴着美瞳,头发五颜六色的,活脱脱一条苍井空。”
  她斜着眼瞪我,苍老师才不这样,“另外,为什么论‘条’呢?”
  “穿衣服的论个,脱了以后论条。”
  好吧!算你有理!
  影影是这家今天下午高位牛股跳水的罪魁祸首是她!!!药企的销售部经理,手底下有三千多各型各色的医药代表,她从十多年前靠在医院墙壁上一筹莫展的傻妞,快速成长为这家大型集团最年轻的部门一把手。有人说,她”  宝玉不理, 回房躺在床上,只是瞪瞪的.袭人深知原委,不敢就说,只得以他事来解释, 因说道:“今儿看了戏,又勾出几天戏来.宝姑娘一定要还席的靠的是功夫,用医药行业的术语表达,那就是临床效果极佳。
  小道消息说,她和大区经理睡,和当时的部门领导睡,后来睡到主管销售的副总,直至老总、后台老板。
  总之呢,舆论一致认定,她行为不检。
  我作为她的好朋友,问过这件事。影影用一种怪异的态度推荐我学习数学中的极限枚举法。假设她睡遍公司上下所有人,也就是求一个正极限,或者说数量上的无穷大,却唯独没有我,奇怪不?
  我不明白,一脑门雾水,几个意思?
  她说,如果假来只稳健的中线股!设是真的,她睡出一条康庄大道,唯独路途的风景里没有我,只存在三种可能。其一,我不是男人。其二,我虽是男人,却不具备男人功能。其三,我有男人功能,却不会使。
  我当然不能苟同,老子不仅是男人,而且还能勉强算半头驴,凶悍的很!
  看到没,当苍老师不穿衣服时论“条”,我做驴子用时论“头”。
  影影制止我肆无忌惮的吹牛,既然三种可能不存在,那便说明假设不成立,她非但不是破鞋,反而是冰清玉洁的圣女。
  我不太关心破鞋与圣女的区别,三十年来游历红尘,无数个夜晚醉生梦死,青年时的梦想碎了满地,以为的正义被斥为愚蠢。我甚至怀疑,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圣女未必比破鞋对这个社会贡献更大。
  影影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又凭什么在乎她是不是?
  今夜不早了,你要是不陪睡,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办。
  “快说吧,哥们忙着安慰人呢,你急着喊我回来,到底干什么?”
  “陈总说,几位副总要联”三藏闻言,加鞭促马手做掉他,明天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董事会罢免陈总的决定,快想想办法吧!”
  我沉默了,说实在的,本人就是一个小部门的头目,影影管着三千多人,我就管三个。公司有一位老总、四位副总,现在四位副总联手排挤老总,属于公司高层斗争,我这只小虾米能做什么?
  当我是小虾米的时候,论“只”。不得不感叹,汉语里的量词使用,真的是奥妙无穷。
  影影坐直了,收回二郎腿,眼睛透过蓝色的美瞳,盯着我,一直盯着我。
  “韩三强,本姑娘郑重其事的问你,没有陈总在台上,我等三十出头的年纪能坐上部门一把手?陈总对你没有知遇之恩?他要是倒台,那帮老东西重新掌控公司,你我都得拍拍屁股滚蛋。”
  我……
  算了,我承认,影影没说错。不管愿不愿意,我被公司人归类到陈总一伙,只要我还赖在公司,这是身上擦不掉的痕迹。
  见我起身,影影问我,你做什么去?
  我回答:“我滚蛋,你拍屁股就行,我喜欢看。”
  影影在我身后骂了句流氓,我坦然接受。尤其是三十岁之后,每当有动心的美女骂流氓,我都感觉距离泡到她不远了。
  这逻辑,和影影的极限枚举法,一样荒谬!
  今夜不能睡了,也没空回去陪东子治愈灵魂,我要想办法应对明天的新闻发布会。

      “迅犀”这个词最新的几点猜想。高毅已是大神级别。中国人才流失那么严重,为啥还能发展起来。最坚挺的两个板块也崩了?。遭全世界啐弃的大a股会计制度是该改革了。道明光学:电瓶车牌照管理政策和新制式车牌将提升车牌膜市场需求。阴破夹阳阴,跌势确立,周一长阴。股市干货:如何掌握对自己有效的交易模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