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6|回复: 0

只能回忆的青春(大学爱情)第十三、十四章_只能回忆青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 19: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三
  上午考完最后一门,寒假就正式开始了。

  走出考场的符超接到了堂妹符钰琪的来电,问他什么时候回家,想跟他一起回。符超告诉她,他不是特别急着回家,家离海口才一百多公里,什么时候回都很方便,他确定回家时间了会告诉她。

  实际上符超没有告诉符钰琪的是他想先送苏梓涵回家后他再回,毕竟苏梓涵家是远在几千公里外的西安。

  符超想苏梓涵家在千里之外,又是第一次离家那么远,好容易寒假到了肯定归心似箭,离开西安的这四个多月,苏梓涵肯定非常想念父母,想念西安的亲戚、朋友、美食,估计她家门前的街道她都觉得特想。

  想到这些的符超急切的给苏梓涵打了电话:“梓涵,你什么时候回家?我送你?”

  符超主动关心让苏梓涵受宠若惊,她心想符超这家伙原来也这么细心呢!心里美滋滋的告诉符超,她是明天早上九点海口飞西安,她还问符超,今天的阳光暖暖的,能不能陪她去假日海滩看大海。

  符超是非常的愿意。

  他们到达假日海滩时,已是中午时分,暖暖的阳光把这个季节的冷气驱散得无影无踪,海面微波粼粼,一望无垠的海滩上游客不是很多,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走在洁白柔软的沙滩上,有种让人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这是苏梓涵第一次单独跟男生逛海边,走在柔软洁白的沙滩,看着深蓝的天与海,看着一旁给自己拿着辣椒芒果片、酸辣海带等小食,替自己背着背包的符超,苏梓涵开心的蹦蹦跳跳,像个可爱的小孩。

  符超和苏梓涵两人慢慢的走走停停,有说有笑,偶尔吃着符超给她打包的小食,心情轻松的苏梓涵看着脚下洁白的沙子,忽然想起小时候经常跟小朋友们玩的在沙地里画个圆圈,一人谁能告诉我为啥一直低估?转过身不能偷看,一人在圆圈内沙子里埋石头,转过身的人有三次机会在圆圈里画三个小圆圈,如果在画的小圆圈里找到对方埋藏的石头就算先赢,找不到就是对方赢的游戏,心灵深处的童真瞬间被唤醒,非拉着符超跟她玩。

  符超看着满脸纯真又可爱的苏梓涵,轻轻的问道:“那你打算怎么玩,输赢怎样奖罚?”

  苏梓涵嘟了嘟嘴,想了一会然后说道:“咱们在沙滩上走了也蛮远了,我脚有点累,如果我赢了,一会你背我走一段路!”

  符超有点害羞的转身环视了一圈,发现了周围没有什么人,然后满心欢喜的说道他同意,但是如果他赢了能不能亲苏梓涵一下。

  苏梓涵一听粉脸微红,然后既没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的反问符超:“你认为你能赢吗?”

  似乎听懂苏梓涵意思的符超开心得像飘起来似的,一边捡起旁边沙滩上一个很有特点的石头递给苏梓涵,一边的主动的背过身说:“梓涵你先藏这个石头,我来找。”
  “行,你可不能转身偷看哦,保证你找不到。”苏梓涵眼睛一边盯着符超,一边埋好小石头,并抹平圆圈内的沙子。

  “肯定在这,或者在这,不然就是这。”符超一边说一边自信的在大圆圈内不同的位置画了三个小圆圈。

  “哈哈,你输了,苏梓涵用手在三个小圆圈之外挖出了小石头”苏梓涵得意洋洋的说:”符超你背我五十米,我们再下另一盘。”

  符超诚实的半蹲着身子,苏梓涵一副小鸟依人的趴在符超的强壮有力的背上,双手搭在符超的肩膀上。

  “五十米到。”符超数到第一百步时说道。

  “小气鬼,这么扣,符不多送几步啊”苏梓涵做出一副生气状,然后自信满满说:“行,咱们再来第二局,还是我藏你找,保证还是我赢。”

  “不一定哦,开始吧!”符超也是自信满满。

  像第一局一样,苏梓涵很快神秘的藏好了小石头,这一次符超学聪明了,他不再急着自以为是的在大圆圈内乱花三个小圆圈,而是改用对苏梓涵察颜观色的方法来确定小石头的埋藏点。

  这方法果然奏效,苏梓涵老实的眼神总是不自觉的瞟向她藏小石头的地方,这细微的举动被心细的符超及时捕捉,然后充满自信的在哪里画了个小圆圈,结果真圈中了小石头。

  符超挖出小石头那一刻,一边用手指着苏梓涵右侧说道;“梓涵,你看那是谁也来了?”

  符超这一说,苏梓涵没加思索的右转头部的那一刻,符超心跳加速亲向苏梓涵那性感的嘴唇,等苏梓涵发现上当时胆小的符超已经回复原位,整个过程犹如蜻蜓点水。

  “讨厌,你个坏蛋加色狼,占我便宜。”苏梓涵用手捏了一下符超,满脸通红。

  当苏梓涵娇羞的目光和符超兴奋、得意的目光交集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他们手牵手的在沙滩上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回了学校。

  第二天符超早早的起床,把苏梓涵送去了美兰机场,电视上经常演的一幕这回符超也经历了,苏梓涵在进入检票口前总是依依不舍的抱了又抱符超。最后看着苏梓涵慢慢消失于检票处的人群中,符超给她打了电话,再次祝她一路平安,再次叮嘱注意路上小心骗子,小心坏人,尤其是要学会拒绝色狼搭讪,再次让她一到家就给他报平安。

  走出机又道:“姐姐怎么不看戏去?""宝钗道:“我怕热,看了两出,热的很"场,符超给符钰琪打了电话,说他想下午回去,问钰琪下午能不能一起回?钰琪告诉符超那就今天下午一起回家。

  回到寝室,符超看着原先热闹的寝室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心不在焉的收拾了东西,并把寒假要看的书和一些衣服叠好放进背包,然后看了看时间,从机场回来到现在才过去一个多小时,离苏梓涵告诉他到家的时间还差一个多小时呢,符超感觉这时间过得好慢。

  坐着发呆等待时间流逝的符超忽然想起要给他妈妈打电话,说他下午回家。自从他到县城上高中后每次回家前他都会告诉他妈妈,他每次回家,他妈妈也总做一桌丰盛的饭菜。

  等待了好久好久,正在心急如焚的符超终于接到了苏梓涵的来电,电话那头传来了苏梓涵充满感动得似乎要哭出来的声音:“超哥,你是不是很担心我啊,我一落地打开手机,竟然有你六十个未接电话,你半分钟打一次啊!我已平安到达西安。”

  原来苏梓涵乘坐的航班由于天气原因晚点半个小时到达西安。

  符超听得出电话里的苏梓涵即感动兴奋又有点失落!估计兴奋的是她终于回到了让人留恋的西安,失落的是一个多月内她见不到符超。

  下午,符超和堂妹钰琪也回到了家。

  回到家的符超吃过了妈妈准备的丰盛晚饭,第二天拜访了一起长大、一起摸爬滚打,一起练习散打的堂哥。

  回家的第四天,符超他们村举行了新祠堂入堂大典,周围方圆几十里的同姓村庄和临进村庄都来参与同贺,人山人海,彩旗招展,锣鼓喧天,舞龙舞狮,各种民间艺术节目精彩纷呈。

  由于来宾众多,村里的每个成年人都被调动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负责的事务。写得一手好毛笔字的读书人符超被安排现场写来宾现场即兴表述的贺诗。符超的家乡是个闻名遐迩的诗乡,会诗词歌赋的人非常多,符超整整写了一天。整整贴了一天。

  符超兴奋的想打电话给苏梓涵分享他们村的几十年才有的一回盛大风俗,才想起苏梓涵曾告诉他寒假期间尽量别给她打电话,要聊就上网或者短信聊。她那当教师的古板爸妈不愿意她大一就谈恋爱,说怕她学业受影响。祠堂的入堂大典随着调声晚会的结束才宣告结束。

  符超迫不及待跑去他以前经常去的网吧,跟苏梓涵视频聊了好久。

  大年初一那天一眼,睡眼朦胧的符超手机接到一个来自西安的陌生电话,符超摁下接听键时,电话那头传来了苏梓涵甜甜的声音:“超哥,新年快乐,有没有想我啊?”

  “新年快乐!那还用说吗?当然想了啊!你不是说在家不能打电话吗?”符超即开心又有点疑惑。

  “你傻了啊,今天不是过年吗!当然可以给同学电话拜年电话啦!”苏梓涵解释道。
  “你怎么用陌生电话给我打电话啊?”符超不解的问道。

  “我那个”沙僧道:“你怎么知道?”八戒道:“早先抬上来时,正合我意:我有些儿寒湿气的病,要他腾腾海南号不是欠费了吗?对了,记得帮我海南号码充费啊!不然到时不能聊天了哦!”苏梓再挂电话前交代着符超。

  挂完电话,符超数了一下,他们昨晚短信聊天聊了五百条之多,怪不得苏梓涵的手机欠费呢!

  符超的整个寒假过得悠闲自得,不是在访亲拜友中,就是在打球场或者跑步中,要么就是陪苏梓涵短信聊天或者干脆去网吧QQ视频聊天,要么就是陪家人吃吃喝喝或者跟同学打打牌聚会。

  十四

  寒假结束后,符超、小刚、老王都是同一天下午到校的。

  用符超的话说,回学校就要约定同时回,这样全寝室的兄弟们可以一起做卫生,大家伙带的特产可以共同分享,所有人在一起聊天吹牛热闹,不然一个先到一个后到的,先到的人多孤独啊,多无聊啊!
  “哥们几个,是不是特别想我啊?”背着背包的马飞一推开寝室门看到符超小刚老王他们三人说到:“马飞我也回来啦!”

  “我们又不是李娜想你干嘛?”符超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飞哥,你就说你带特产了没?”小刚直奔主题的问道。

  “我们浏阳的特产是鞭炮,坐火车又不让带,所以啥也没带!”马飞边无辜的说边放下背包,一屁股坐在桌子边的凳子上。

  “没带食的,去去去,不认识你这货!”老王语气里带着一股浓烈的鄙视味道。

  “老王,你这是只认吃的不认兄弟啊!”马飞语气中夹带着疲惫说道:“我好饿啊,你们都带吃的了不?”

  “你自己都不带吃的还无耻的问人家要吃的,鄙视你!”老王胖乎乎的脸上鄙视表情更强烈了。

  “你是真的饿还是假饿哦,说话还这么有力!”小刚对马飞前六批33家创业板注册制新股分析的状态表示怀疑。

  “这一路爬山越岭二十多个小时没吃没喝你说饿不饿?”马飞流露出一脸饥饿感。

  “咱们兄弟都齐了!边吃边聊哈!”符超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袋儋州的糯米鸡,一袋煎堆,一袋年糕。

  “超哥,爱死你了!”马飞兴奋的说道。
  “我只带了一只德州扒鸡哈”老王说着从手提箱里拿出了一只全真空包装扒鸡。

  “这是我带的涠洲黄牛肉和海鸭蛋,大家尝尝!”小刚也把自己带的特产放在了桌子上。

  “看来兄弟们都奉献出美食,我总不能什么也不贡献一点啊!”马飞也拿出了一袋浏阳茴饼。

  “算你这货还有点良心!”小刚边吃”祖师听说,十分欢喜,暗自寻思道:“这厮果然是个天地生成的!不然,何就打破我盘中之暗谜也?”悟空道:“此间更无六耳,止只弟子一人,望师父大舍慈悲,传与我长生之道罢,永不忘恩!”祖师道:“你今有缘,我亦喜说符超带来的糯米鸡边说道:“超哥,这叫什么名?真好吃!”

  “叫糯米鸡啊”符超说完咬了一口浏阳茴饼。

  “这名字好有趣啊!”小刚哈哈一笑:“这名字让人误解以为它跟鸡有关呢!但实际一点关系都没!”

  “这没什么啊,鱼香肉丝也没鱼啊!”老王对小刚的大惊小怪不以为然。

  “对了,哥们几个期末考试没有挂科的吧?”马飞把话题从美食忽然转到到考试成绩的跨越。

  “唉,你不说还好,一说我都没心情吃了!”老王满脸愁容,像个丢了灵魂的小鬼。

  “老王你不会是挂科吧?”符超半信半疑的问。

  “是啊,不然我能这么愁?我英语挂科了!”看得出来老王心情很低落。

  “啊,不会吧!”符超、马飞、小刚三人脸上的表情是一致的错鄂。

  “你可是咱们四人中英语基础最好的啊!”符超不相信老王说的是真的。

  符超心想,要说英语挂科的可能性,他绝对是最大的,因为他英语是四人中最差的。

  “我感觉是你老旷课被那个既严肃又属于更年期的英语老师逮到了所以故意这样来警告你”马飞推测到。

  “估计真的是这样了!”符超想起来了好几次英语课点名老王都没在。

  “我也这么认为,不然对不起她’灭绝师太’这个外号了!”老王显得愤愤不平。

  “还真有可能哦,记得上学期有次英语课,她在课堂上讲过,被她连续三次点名没到的,就算考试卷面分及格,课堂纪律分她都给不及格,别想过!旷课是对学业的不尊重,也是对老师的不尊重,她最狠这样的学生。”马飞模仿着英语老师的样子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他对英语老师的回忆。

  “老王,我感觉现在的关键是准备补考!”符超给老王提醒到。

  “是啊,补考过了就没事了!”小刚安慰着老王说:“听说补考很容易的,还有一个月准备时间呢!”
  “问题是我怕补考她又不给我过!”老王既没信心又没心情的说。

  “应该不会的,她故意为难你也没意思啊!”符超开导道。

  “是啊,你基础那么好,只要这学期她的课好好上,再好好复习,应该没问题的!”小刚继续替老王出谋划策。

  “老王,你也是倒霉,每次都是被老师逮到你!”符超很是同情老王。

  “是啊,上次班主任在班会上说的有某位男同学在寝室看h片,我们都怀疑是你呢!”马飞模仿着班主任那搞笑的表情和眼神继续说到:“知道我们为什么怀疑是你吗?因为班主任边说边盯着你看!”

  “这班主任我也是醉了,私下看个生理教育片,他都能拿到课堂上说!”老王间接默认了马飞的怀疑。

  “你什么时候做坏事被班主任逮到的啊?”小刚一副好奇的样子追问着。

  “我也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反正是周末,他莫名其妙就来咱们男生们寝室转,那时你们都不在寝室。。。。。。”班主
  任第一次转寝室就逮住他看成人教育片的尴尬情景又出现在老王的脑海。

  “老王,这你活该,趁着我们不在自己独食!小刚有些庆灾乐祸。

  “老王,以后记得有福同享嘛,别再那么小气了哦!”马飞乐呵呵的说道。

  “飞哥,你难道也想被班主任公布是某某寝室集体看h片吗?”符超幽默的说道:“我可不想呢!”

  “老王,你电脑里还有资源不?大家今晚一起看看呗?”小刚几乎把嘴巴贴到了老王的耳朵上。

  “有个屁,你们这几个没良心的,我今晚心情不好,还被你们拿来开刷!”老王闷闷不乐的说,“想到英语要补考我就郁闷得很!”

  “就是不开心才需要找理由来开心啊!”马飞挑着眉毛逗着老王说道。

  “我去!要开心你们自己去网吧开心去,我电脑只用于学习。”不熟悉老王的人真会被他装出来的严肃骗了,但熟悉他的马飞他们实际知道他的严肃是假的。

  正在聊天的他们被符超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是苏梓涵的来电。

  “超哥,我在你们寝室楼下等你,快点下来”符超里传来了苏梓涵清脆的声音。

  “你不是明天的航班吗?”符超心里充满疑问,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是我故意骗你的,惊不惊喜啊?”苏梓涵明知故问。

  “当然惊喜啦,我马上下去!”符超开心的一塌糊涂。

  “兄弟们,你们继续嗨聊!我先去出去了!”符超说着飞一般的冲出寝室。

  “走好不送,去见你的美人吧!”马飞,小刚和老王几乎语调一致的说道。

  楼下的苏梓涵见到符超的那一刻,直接来了一个飞抱。

  “梓涵,这是男生寝室楼下呢!我们不能太高调,这样不太好吧?”符超有点拘谨的说道。

  “我才不管呢!谁让我一个多月没见你了!”苏梓涵嘟着嘴撒着娇说道:“我才不管那么多,抱抱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怕啥啊!”

  苏梓涵的这句话给了符超无限的勇气,他用力的把苏梓涵抱得紧紧的。

  进进出出寝室楼的男生们有的对符超和苏梓涵投来了羡慕目光,也有的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似的。

  符超和苏梓涵不知道互相拥抱多久后,两人又在学校生活区边说边走,有说有笑。

  等符超回到寝室时,马飞、小刚和老王三人也许是由于回校的旅途太过疲惫,他们三人早已进入梦乡。

  符超躺在床上兴奋的回忆着什么,一直到很晚也没有一丝睡意,这时小刚的磨牙声有节奏的响起,老王也说起了一口怪异又让人无法听懂的英语梦话。

  小刚的磨牙声和老王的梦话就像午夜里的交响曲,在寝室里美妙的演奏着。



      ”大众道:“趁此良时,你试演演,让我等看看。天王道:“你今又来做甚?”行者道:“那郡侯已归善矣。正方对角线——今日周五收盘看大盘【图】。楼台高耸接青霄,廊庑平排连宝院。市场情绪分歧,题材轮动熄火,明天方向如何?。挨套,准备清仓!。郑州煤电上映地天板,坚持持股牛股就是硬道理!。7月28日股市重磅资讯以及重点个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