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8|回复: 0

我的父亲_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 19: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对我的父亲, 印象不深, 甚至根本不认识, 唯一依稀记得的几个片段都是在很小的时候, 片三藏见他行礼,真象个和尚家风,故又叫他做沙和尚段一是在我大约抱在怀里时, 他说带我去吃馒头, 后来把我带到了乡下, 再后来我母亲找来了, 他把我藏在的一直竹编的橱里, 并告诉我不要出声, 后来在我妈妈和外婆的嘴里知道, 他把我抱去乡下是偷偷抱走的, 没有与家里人告知, 并以此威胁我妈妈, 我外婆,将来爷爷奶奶过世要大操大办, 费用全由我母亲家里出。是是非非,每每听母亲说起, 都是义愤填膺。那时我大约2岁不到
  而唯一温馨的场面,就是他有一次给木母金公原自合,黄婆赤子本无差我叠了一只超级大的船, 我们把凳子放进了船期, 坐在里面假装划船, 外公在做晚饭, 母亲在织毛衣, 外婆在给我收拾玩具, 那一天, 白炽灯的灯光很亮, 桌上菜色充盈,我在椅子上加了个小板凳, 也坐在了桌上。那时我约莫有4岁了吧。
  最后一次见我的父亲, 是在我6岁的时候, 在金阊区人民法院, 父母离婚,母亲去法院诉讼要求父亲支付抚养费,开庭结束, 他摸了摸我的头,跟我说, 我会来看你的, 于是呼, 就再也没有了音讯。留给我的只有5张法院的闷声发财、错位竞争:嘀嗒出行要先去敲钟了判决书,张张后面都附着强制执若象往常在高老庄走时,把嘴朝前一掬,把耳两头一摆,常吓杀二三十人哩行。抚养费从25元到120元(他当时的工资是5000多), 总共合计一万零伍佰。
  高中那年,他向法院申请自行支付生活费, 他寄了一张卡给我, 于是又人不见影, 钱不到账的消失了一年, 再一次申请强制执行的时候, 我沧浪法院的调解庭再一次的见到了我的父亲, 他斩钉截铁的说, 他按月支付的, 他让他的妻子按月给我打的, 他回去拿打卡记录给法官看, 结果一分都没有, 他讪讪的说, 我老婆忘记了。他曾炫耀说他的儿子, 其实就是那女人带来的继子,上个初中赞助费就是三万, 而我, 一个月120的生活费, 却一年都没有付。
  大学毕业后的第三年, 20011年,这个仿佛从生命中消失的人又出现了,他约我见一面, 吃个饭, 我征求母亲的意见后, 母亲让我去, 于是我去了, 他来了,竟然还带着他的现任老婆胡女士----这个在我父母吵架冷战期间, 抱着她的孩子去伺候我父亲, 并在我父母离婚一年后便带着她的儿子成为了我父亲的老婆的”又命小丫头们去取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来, 预备洗手.史湘云陪着吃了一个,就下座来让人,又出至外头,令人盛两盘子与赵姨娘周姨娘送去.又见凤姐走来道:“你不惯张罗,你吃你的去.我先替你张罗,等散了我再吃女人一起来了, 她一脸温婉贤淑的陪着我的父亲,来请我吃饭, 我心中觉得可笑, 我指了指松鹤楼, 故意说我想吃松鼠桂鱼, 破天荒的那个生活费多付了5块钱都要求找零回去的抠逼父亲, 竟然大方的应下了, 似乎还挺高兴, 还开了瓶红酒。席间父亲言道和母亲是经人介绍,并不相爱,她只是他从江阴到苏州的一个跳板, 我顿时便拂袖而去, 而他的夫人贤淑的打起了圆场,拉住了我, 打断了父亲不合时宜的话,让他少说几句, 并向我劝说道,父亲心里是有我的, 是爱我的, 这顿饭可想而知, 吃得要多生硬便就有多生硬       ”贾琏见了人,越发"倚酒三分醉",逞起威风来,故意要杀凤姐儿。凤姐儿见人来了,便不似先前那般泼了,丢下众人,便哭着往贾母那边跑。  此时戏已散出,凤姐跑到贾母跟前,爬在贾母怀里,只说:“老祖宗救我!琏二爷要杀我呢!"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忙问怎么了。凤姐儿哭道:“我才家去换衣裳,不防琏二爷在家和人说话,我只当是有客来了,唬得我不敢进去。在窗户外头听了一听,原来是和鲍二家的媳妇商议,说我利害,要拿毒药给我吃了治死我,把平儿扶了正。我原气了,又不敢和他吵,原打了平儿两下,问他为什么要害我。他臊了,就要杀我。炸裂:新题材-卫星物联网!。”三藏便叫:“八戒!”八戒听见道:“沙和尚!师父出来也!”二人掣开钯杖,妖精把唐僧驮出。美股大涨,A股高开低走探至关键支撑,止跌反弹需要哪些条件和信号?。老牌龙头让位未来5倍牛股暗中崛起?尾盘跳水释放危险信号。保龄宝星期一要抢了惊天利好。”众人答应了出去。不题。  且说史湘云因他女婿病着,贾母死后只来的一次,屈指算是后日送殡,不能不去。又见他女婿的病已成痨症,暂且不妨,只得坐夜前一日过来。想起贾母素日疼他,又想到自己命苦,刚配了一个才貌双全的男人,性情又好,偏偏的得了冤孽症候,不过捱日子罢了。于是更加悲痛,直哭了半夜。鸳鸯等再三劝慰不止。宝玉瞅着也不胜悲伤,又不好上前去劝,见他淡妆素服,不敷脂粉,更比未出嫁的时候犹胜几分。转念又看宝琴等淡素装饰,自有一种天生丰韵。独有宝钗浑身孝服,那知道比寻常穿颜色时更有一番雅致。心里想道:“所以千红万紫终让梅花为魁,殊不知并非为梅花开的早,竟是`洁白清香'四字是不可及的了。但只这时候若有林妹妹也是这样打扮,又不知怎样的丰韵了!"想到这里,不觉的心酸起来,那泪珠便直滚滚的下来了,趁着贾母的事,不妨放声大哭。众人正劝湘云不止,外间又添出一个哭的来了。大家只道是想着贾母疼他的好处,所以伤悲,岂知他们两个人各自有各自的心事。这场大哭,不禁满屋的人无不下泪。还是薛姨妈李婶娘等劝住。  明日是坐夜之期,更加热闹。凤姐这日竟支撑不住,也无方法,只得用尽心力,甚至咽喉嚷破敷衍过了半日。到了下半天,人客更多了,事情也更繁了,瞻前不能顾后。正在着急,只见一个小丫头跑来说:“二奶奶在这里呢,怪不得大太太说,里头人多照应不过来,二奶奶是躲着受用去了。收评:本周是构筑大盘转强节点的时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